只是要個公平

 

這一週的日子不好過,先是失去了一位年輕可愛的朋友,接著是瑤琪的非常上訴案被最高法院駁回。兩件事都很不公平,死亡常是不公平的、司法也常是不公平的。

阿珠還不到五十歲,只因感冒病毒入侵心臟,雖然入院裝上葉克膜,仍然在三天之後就在萬分不捨下拔管,離開人世。她和阿岷沒有生小孩,是在八八風災之後,報名參加我們為小林村倖存戶籌組成立的「小樹苗陪伴家庭」,認養在天災中失去親人的孩童,希望在他們的成長過程,多一點大人陪伴。阿珠個性爽朗,主辦的代書事務所,業務蒸蒸日上,阿岷則悶著頭幫忙,但總是在一邊含情脈脈,是婦唱夫隨的典型。如今驟然天人永隔,阿岷泣訴:「一回家就會感受到那種空與靜」,遠在台北的我們,似乎也感受到了那種空與靜。

我在「小樹苗陪伴家庭」群組說:「像我這種的年紀,對人生最大的期望,就是多認識一些善良的人、多經歷一些公平的事。在六十多歲認識了這一對可愛的夫妻,是一種缘份與福氣。」但是短短十年不到就要別離,未免太匆促了些。

瑤琪的冤案未能獲得平反,有藍媒幸災樂禍地說:「打臉陳師孟!」其實與其說打臉我,不如說是在佐証我的說法。我一再強調,台灣司法界到今天仍然充斥著黨國餘孽,而且越是高層的法院裡,「恐龍法官」越多;理由很簡單,在威權時期養成的司法官,大都已經媳婦熬成婆,從地院到高院、從高院到最高院,但先天不良加上後天失調,那種欺善怕惡的變態心理早已無法控制,所以最高法院做出這種烏龍判決,只証明了他們的恐龍基因的確很難進化、遑論淨化。

但是他們如果認為這就是戰爭的結束,侏儸紀萬萬歲,那可就錯了。這個案子從頭到尾都是紙糊的,套句當初「特偵組」的話:「尖尾如果辦不出來,就下台一鞠躬。」

< 資料來源:尖尾週記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