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為這種黨效命有何意義?

國民黨組織發展委員會主委李哲華今天公布新北市長民意調查初選結果,前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以55%勝出,可望確定成為代表國民黨的新北市市長候選人。

新北市長初選民調侯友宜勝出,代表國民黨出征。(資料照)

不久前,侯友宜談到鄭南榕案時表示,警方的任務除了依法拘提,更重要的是「救人」,沒想到鄭南榕死意堅決,沒機會救出,他認為這是一場「不完全成功的救援」,對此,鄭南榕基金會痛批誤導、扭曲、矯情又粉飾太平,鄭竹梅也回應,「迴避面對過去是二度傷害」。

為爭取百分百的言論自由、推動台灣獨立運動,鄭南榕在1984年創辦黨外雜誌《自由時代周刊》,強力批評時政,對抗國民黨威權,後被以涉嫌叛亂罪名傳喚出庭,鄭南榕宣布「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侯友宜當隊長帶仲多警察全副武裝去抓他,造成鄭的抵抗並因此自焚。

門外重重警力團團包圍下,「自由時代」雜誌創辦人鄭南榕在雜誌社辦公室拒捕、自焚,畫面中全副武裝的霹靂小組員警背後就是當時帶隊的侯友宜(紅色圈圈)。(翻攝自鄭南榕基金會臉書)

鄭南榕畢生為轉型正義而努力,如辦雜誌揭發二二八真相,為受害者代言,並數次帶領群眾走上街頭,為言論自由而奮鬥,有偉大的同情心與正義感,而侯則相反,其品格能與鄭南榕相提並論嗎?不久前,還特地選在「二二八」七十一周年紀念日宣布參選,不知其意義何在?是要利用二二八來消費,還是挑釁?

鄭南榕為爭取百分百的言論自由、推動台灣獨立運動 ,與野蠻的國府抗爭十幾年,是個義士,為何侯要為虎作倀抓一個好人?人家當時沒有武器,也非江洋大盜,需要帶那麼多警察全副武裝去抓人嗎?侯既然對殺人要犯陳進興都可以面對面溝通,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為何對一位知識份子卻要動用眾多警力強行逮捕,而且個個身持槍械,身穿防彈背心、頭戴鋼盔、手拿盾牌,簡直是小題大作,是在對付江洋大盜嗎?

鄭南榕為爭取百分百的言論自由、推動台灣獨立運動 ,與野蠻的國府抗爭十幾年,是個義士,為何侯要為虎作倀抓一個好人?(資料照)

試問,人家是與擁有強大火力的強盜或殺人要犯嗎?當時不是解嚴了嗎?為何人家沒有言論自由?當時侯為何甘心當國民黨「走狗」,欺負一位手無寸鐵知識份子?豈可說「鄭南榕事件是因當時的時空環境背景造成的」以卸責?如果當時違抗上級命令,不去抓他,頂多辭職不幹,會被判死刑嗎?怎麼可以說,當年因職責所在,「不得不」服從上級命令?

近年來德國持續進行轉型正義,一些以前納粹的幫兇,即使未曾執行殺人任務,一樣受審判,只因他們違背自己良心,即使已經高齡九十幾歲,也不寬待,照樣入監服刑。德國司法之所以這麼做,是告訴這些人,身而為人,良心比服從上級命令更重要,這樣做,對德國國民也有教育與警惕的作用,否則邪惡勢力可能復辟。

侯友宜 一向崇拜關公之忠義精神,為何無法分辨鄭南榕是為台灣人爭取自由、民主與人權的勇士與正人君子,而國民黨政府是殘害人命與人權的政府與政黨?當年台灣能解嚴是誰的功勞?是蔣經國還是鄭南榕?沒有鄭南榕等民主人士不斷的抗爭,獨裁者臨時會「大發慈悲」嗎?

如今,鄭南榕是台灣的義人與烈士,而侯卻變成國民黨所謂的「紅人」與「明日之星」,是否很諷刺?新北市的選民能認同這樣的候選人嗎?難道國民黨對台灣的傷害還不夠大嗎?從二二八、白色恐怖到美麗島事件,從林義雄家屬、陳文成到江南命案等,黑暗史可是落落長。

此外,軍公教十八趴也是國民黨的「傑作」,卻將責任推給小英政府,且不公不義的黨產與高官家產無數,始終拒絕交出歸還給國家與人民,仍然拒絕拆除獨裁者銅像,又經常勾結中共威脅國人,台灣人為這種邪惡政黨效命,有何意義與價值?

(教師)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開講〉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