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父親的故事

大家晚安,清明連假的夜晚,在掃墓與家族團聚的氣氛中,我也再次想起父親的故事。

我曾經分享過父親飽受牢獄之災的故事(https://goo.gl/NCnpDk)。1987年,父親終於出獄。出獄當天,時任民進黨主席的江鵬堅先生率眾迎接他。根據新聞和其他人的回憶,當天出來接風的人多達兩三百人之多,車隊在桃園、中壢市區遊行。這裡是他的家鄉,也是他此後半生努力的主要舞台。

父親出獄之後,很快地就加入當時成立不到一年的民主進步黨。除了有兩年左右時間赴日本大阪任教,其餘的時間,父親都在當時的桃園縣黨部,為了地方的建設和國家的前途奔走努力。1990年代,我的母親短暫的擔任國代,卻在後續爭取連任的選舉中落選;而我的父親,則是在接連的立委選舉中不斷失利。家裡的經濟狀況每況愈下,但家人親對於公共事務的熱情卻也未見消退。

在選舉以外的時間,我的父親將時間投入了客家文化的推廣與傳承。1994年起,父親開始擔任開始長期在《客家風雲》雜誌投稿,同時也擔任寶島客家電台「歷史的窗門」節目主持人,每週從桃園到台北錄製節目。當時的他為了推廣客家文化,沒有收取分文報酬。在我北上就讀大學的期間,父親每週的例行公事,也成了我們父女寶貴的相聚時光。對我來說,客家文化也成為一種親情的連結,讓我和父親享受了一段珍貴且美好的天倫之樂。

1999年,父親因為心肌梗塞不幸病逝。回憶起他的一生,日治時期、蔣氏威權下的青少年、成年後所坐的十七年黑牢,出獄時的他已經五十二歲。出獄之後雖然擔任黨黨部主委,參選立委卻以落選告終。沒有一天擔任過公職的他,如果以成敗來論英雄,父親大概要只能算是政治場上的失敗者

然而,這樣的一位「失敗者」,在他辭世之後,卻成為老友與後輩口中尊敬的「人格者」。在這些人的描述中,父親不畏強權、淡泊名利。對我來說,魏廷朝是我的父親,就如同每個人獨一無二的父親一樣。說他不畏強權,不如說他對人權與民主的渴望超過了對強權的恐懼;說他淡泊名利,不如說他將崇高的理想置於個人的榮華富貴之前。至今回想起來,父親那些彷彿平凡人的失敗,卻成為我心中不凡的堅持與價值。

#龍潭新生
#魏廷朝與魏筠
#賭鬼的後代

 
< 資料來源:魏筠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