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父親,他是好人」

「這個是我父親,他是好人,你們要探聽清楚,探聽明白才能槍決。」

一名女子在行刑中的嘉義火車站前,突然從人群裡衝了出來,拉著軍人的褲腳,雖然她如此哀求著,但還是被無情的一腳踢開。

軍人開始一一槍決,這女孩的父親陳澄波是最後一位被槍決

___

陳澄波,台灣第一位入選「帝展」的畫家,其後又多次入選「帝展」和其他展覽,如此輝煌的成績很難想像他30歲才開始習畫。

陳澄波自幼喪母喪父,從小跟著祖母在街上販賣花生油和雜糧維生,13歲才入公學校讀書,18歲努力考上「台北國語學校公學師範科」(後台北師範學校)。在這裡他遇見石川欽一郎,一位啟發諸多台灣畫家的老師。

石川欽一郎雖然是位日籍老師,但卻對台灣學生沒有差別待遇,他反而注重台灣地方色,描繪台灣鄉村景象,因此使台灣畫家意識到自身的成長環境,進而尋找家鄉的鄉土精神,並做為繪畫主題。陳澄波也受到他的影響。

畢業後,陳澄波因家裡經濟關係而回到嘉義教書,在擔任教諭期間,他也曾經帶著學生到郊外寫生,在他心中還是存著成為畫家的夢。然而7年過去,30歲的他決定赴日本東京美術學校就讀。

在東京學畫的期間,陳澄波省吃儉用,將心力都放在學習上,這時他才開始學習油畫。終於在1926年,他以一幅「嘉義街外」入選日本第七屆「帝國美術展覽會」,成為台灣以油畫創作入選該展的第一人。

「帝展」可是當時官方最高榮譽也是最權威的展覽,因此媒體爭相報導,也奠定他在日本美術界具有藝術家身份。

而後他又入續入選「帝展」和其他展覽,這時的他展現對繪畫的熱情和自信。

___

1929年陳澄波從東京美術學校研究科畢業,欲想返台教書,但無奈當時台灣沒有藝術相關的專門學校,於是在因緣際會下,前往上海教書。

在上海教書生活的時間也是陳澄波一家人生活和樂,畫業順利的階段。

但是1932年上海爆發淞滬戰爭,被日本殖民的台灣人被上海人視為日本人,這個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人的身份認同的問題讓陳澄波很苦惱,於是他決定返台定居。

回台的陳澄波開始拼命創作,時常拿個工具箱就到台灣各個角落寫生,台南、彰化、台中、淡水都有他的足跡。

___

二戰結束後,熱心的陳澄波也擔任籌備委員,來歡迎國民政府的來臨。他也參加「三民主義青年團」,並參選了第一屆的參議會議員。對國民政府充滿期待的他,加入了國民黨,並建言希望能夠在台灣成立有關美術教育的學校。

但是二二八事件爆發,他對國民政府的期待徹底破滅,1947年3月11日陳澄波和一群代表嘉義市民的談判代表,一起來到水上機場協商,他還帶著食物想關心受困在水上機場的國軍們。不料才剛到門口就被軍人趕下車,雙手被鐵絲反綁,用衣服蒙著臉,被壓進去開始求刑。

1947年3月25日在嘉義火車站外槍決,血濺他最愛的家鄉。
陳澄波結束了短短的20餘年畫家生涯,這時他才52歲。他被槍決後家人將他的遺體用門板扛回家,他的太太張捷請人來拍下他死後躺在客廳裡的相片,之後並藏在家中的神祖牌後方,直到1992年他的家人才敢公開這張照片。

___

「從很小的時候起,就時常抱著要做大事的願望。只有在那樣的心情下,心裡才有真正的溫暖與滿足。想來我就是靠著這長大的。」寫於1921年陳澄波的手札

陳澄波.二二八.此恨綿綿無盡期
http://t.cn/Rn892qS

#taiwan228
#taiwan22871

 
< 資料來源:Tseng Feng Art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