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木枝—那一支香還在燃燒

「台湾の同胞,嘉義一戦,玉砕で終焉! 台湾六百万島民,自分の運命は自分の手に握る! 今,台湾人成功の前はおする!」

正當國軍在嘉義電台裡偵查是否有民兵的存活時,牆上的的揚聲器突然放出這段日語,說完後傳出一聲巨響,煙硝瀰漫!原來是困在廣播室的學生兵們以手榴彈集體自盡。

而這也宣告228嘉義的武裝反抗行動徹底玉碎。

___

1947年3月25日,一群日前到水上機場商談的和平使者,背上插著姓名木牌,以人犯之姿在卡車上,羞辱式的遊街示眾。
沿路上眾人們替他們祈禱著默哀著。這些人並不是甚麼十惡不赦的犯人,而是一群愛鄉愛民的地方仕紳。車隊來到嘉義火車站廣場前,士兵先對聚集在廣場上的民眾,以機槍掃射驅逐。
隨後人犯一一下車,這天要槍決的有: 畫家陳澄波、牙醫盧鈵欽、戲院老闆柯麟和潘木枝醫師。

___

潘木枝醫師,東京醫學專門學校畢業。畢業後取得醫師執照,先在東京工作後,返鄉回嘉義開設「向生醫院」。

由於潘木枝看到了當時台灣底層社會中的窮苦情形,所以他對待病人是十分的關愛,他不僅不向窮困的病人收醫藥費,住得遠的更會補貼車資讓他們回家,這樣的仁心仁術,讓他在嘉義頗受民眾愛戴,大家都叫他「木枝仙」。

1945年日本殖民跟著二戰結束,隔年台灣舉辦了第一次的縣市參議員選舉。受民眾歡迎的潘木枝以嘉義東區最高票當選市參議員,同時被選為副議長。戰爭結束後台灣雖然作為一個「戰勝國」但日子卻是一天比一天辛苦,第一次遇到通貨膨脹、台灣經濟不斷被拖垮、國民政府的歧視政策、從戰場回來的台籍日本兵找不到工作、國軍亂搶劫、亂開槍......等等。問題接踵而來,人民的日子可是苦不堪言

228事件爆發幾天後,烽火來到嘉義,當時民眾紛紛起義反抗,另一方面由知識份子所組成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則是希望以溫和協商的方式和政府談和,於是1946年3月11日派了12個人作為談判代表,潘木枝也是其中一人。當他們前往水上機場和國民軍政府開會時,一行人卻被政府認定為叛亂份子而被監禁。

監禁期間,潘木枝以為司法會還他清白,但沒想到等著他的卻是槍決的判刑。於是他悲痛地用筆記本紙和香煙盒寫下九封遺書。

___

隔天,1946年3月25日,潘木枝的孩子們預計前往二兒子的墓園掃墓。二兒子潘英哲(15歲)在3月15日的清鄉中被國軍所射擊的流彈波及身亡。

正當一群人行經嘉義市中山路時看見另一頭的警局前,停著一輛卡車,卡車上有許多被五花大綁和插著牌子的犯人。他們才驚覺事態不對,心想自己的父親一定也在車上,於是兩個兒子馬上追著卡車,拼命奔跑在中山路上。過程中,三兒子被路過的民眾用腳踏車載去火車站,四兒子潘英仁也緊跟在後,經過中央噴水池時,看見對向的人力車上載著哭泣的母親,母子倆擦身而過時,從遠處也傳來槍聲。

潘英仁從人牆擠了出去,看見哥哥將頭部中彈的父親扶起,他的臉已變形,消瘦的雙頰,和行刑時極致痛苦而喊叫至脫臼的下顎。三兒子潘英三將下顎推回去並和父親說二哥已經死了,家中的情形如何。潘木枝雙眼開始潮濕,但還是睜著眼,最後潘英三要他安心的去,用右手往下撫摸才閉上。

___

槍決後家屬們被命令不得收屍,於是潘木枝和其他被槍決的人被曝屍。這時很多嘉義市民主動拿著香,在遠處遙祭他們的「木枝仙」,其中也有蕭萬長,以及吳念真的父親也在遠處燒金紙祭拜。

___

潘木枝在留給七子的遺書中提到,他是為嘉義市民而死,雖死猶榮:
余已絕望矣!僅書此為最後遺言,望賢妻自重自強。
一、潘木枝家全賴賢妻一人,賢妻要自保身體,切不可過悲
二、吾母老矣,望汝孝養。
三、子女切要撫養,使其成人,木枝是為市民而亡,身雖死猶榮。
四、余一生使賢妻苦痛多矣,望賢妻恕我,我每日每夜仍在汝身邊,保佑汝們。
五、家門要自重,切不可自暴自棄,再祈保重身體。

夫 潘木枝遺

潘木枝--那一支香還在燃燒影片
http://t.cn/RnOKJWQ
二二八 歷史負債與民主資產
http://t.cn/RnOpRR4

#taiwan228
#taiwan22871

< 資料來源:Tseng Feng Art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