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在卡車上的湯德章

3月的初春,溫暖的陽光灑在台南大正町。這裡的道路兩旁種著鳳凰木,平常是林蔭大道,花季一到時,便會綻放大朵大朵的鳳凰花,為這年年如夏的南國更添增炙熱的氣氛。

而大正町的另一端有七條主要道路交會而成的圓環,在這圓環的正中央就是大正公園。當時是台南市民的休閒廣場,夏天也是納涼的地方,一邊納涼一邊看電影別有一番情調。

但是1947年3月13日這天,台南民眾們沒有心情享受這溫暖陽光,街上瀰漫著肅殺氣氛。隆隆的卡車聲從路的一頭傳來,市民們站在騎樓下以不捨的心情看著那位在卡車上即將被處決的人犯---湯德章。

___

湯德章,是一名台日混血兒。父親為當時奉派來台的日本警察,但在焦吧哖事件中遇害後全家從母姓。並在楊醫師的資助下勉強度日。

湯德章也非常勤學,考進台南師範學校,而後輟學返家務農,在這期間不僅讀漢文也學習一身的中國和日本武術。之後考入臺北警察練習所畢業後擔任警察。

雖然他是個台日混血而但卻沒享受到日本人當時的待遇,當身邊的日本人一個個升官時就只有他還在原本的職位。也因為他對正義的堅持,辭去了警察職務,並到日本考取高等文官考試,回台後在台南開律師事務所,他時常為台灣人伸張正義,收取廉價的訴訟費用,或義務辯護。

228事件後,他負責維護台南治安工作,擔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台南分會治安組組長。3月11日三十名憲兵闖進湯德章住處,要求他交出處委會和學生的名單,但他卻一面用柔道拒捕一面爭取時間將名單燒毀,因而拯救上百名的台南工學校學生和知識分子。

___

被綁在卡車上的湯德章雙手被反綁,背上插著書寫姓名之木牌,遊街示眾。雖然他那被嚴刑逼共的身體已不成人形,但卻神情自若得對台南市民們微笑示意,卡車來到大正公園這就是今天他將被槍決的地點。

臨行時不斷遭士兵踢踹,要求跪下,但湯德章不畏懼的向士兵破口大罵,他不願下跪反而直挺挺的站著猶如一旁的大樹般,堅定不移。

「我身上流的是大和魂的血!」他用台語說
隨後用日語說
「台灣人!萬歲!」

碰的一聲,子彈貫穿鼻樑及前額,但他還是屹立不搖並且怒目圓瞪。最後總共打了三槍才倒地,而現場也傳來陣陣哭聲

#taiwan228
#taiwan22871

< 資料來源:Tseng Feng Art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