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跟蔡主席走?還是跟郭召集人走?

 

喜樂島聯盟是形格勢禁下被逼出來的台灣意識運動:首先是「反」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其次是「破」民進黨修訂的自囚「公投法」。弔詭的是,民進黨既已全面執政,為什麼綠營還不得不成立聯盟?

所謂數字會說話,且看兩個民調。《遠見》雜誌今年二月發表「台灣民心動向大調查」,「贊成台灣獨立」的比率竟創下十年新低,「贊成統一」創新高;「台灣民意基金會」三月初的民調發現,從二○一六年五月到二○一八年三月,支持台獨的人,從五十一.二%一路下滑到卅八.三%,總共減少了十二.九個百分點,代表了兩、三百萬人的轉向;主持民調的游盈隆教授表示,這是巨大且離奇的轉變。那麼,如何解釋呢?

馬克思的教言看來還很管用,他說:「執政者的意識形態就是主流意識形態。」執政的蔡英文與掌控立院多數的民進黨決定放棄「黨綱」,撤守獨派陣線,民意於是跟著轉向,倒是順理成章。不然,為什麼支持獨立的民意,蔡英文時代比馬英九時代還低?是命運之神對台灣人開了大玩笑?然而不然,「台灣民意基金會」的同一民調,有趣了,支持喜樂島明年四月推出「獨立公投」,同意的過五成,與二○一二年贊成獨立的民意支持度相埒。換句話說,綠營內部呈現的「二刀流」式的分裂:一個是蔡英文領導的主流論述,一個是美麗島聯盟(召集人是郭倍宏)所領導的主流主張,也就是說,在野聯盟的意識形態對上執政者的意識。誰主流誰不是?這就是問題所在。

不過,在野大聯盟的架式很扎實,李登輝與陳水扁兩位前總統、呂秀蓮前副總統、彭明敏、高俊明與吳澧培等德高望重的大老輩外,也網羅了所有在野的實力黨派(包括時力、社民、基側、台聯等)的主席,再加上年輕的在學學生,成立大會湧入的支持者高達三千五百人,聲援的海外僑領登報連署者達一百五十人之多,形成了執政之外的極大化集合。雙方的政治角力,勢必開啟台灣新一波民主深化的政局。

台灣人民要抉擇的是,要走蔡英文「維持現狀」之路?還是走郭倍宏領導下的喜樂島聯盟「獨立公投」之路?有一個歷史故實。五○年代《自由中國》在雷震領導下反抗蔣介石的專制統治,一個是權大如天的獨裁者,一個是以雜誌為平台以建構反對黨的民主鬥士。即使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的主流論述下,雷震儼然成對抗勢力的領袖。鹿死誰手,還很難說。蔣介石文膽陶希聖把《大華晚報》的李荊蓀和《民族晚報》的耿修業喊來,問他們是跟蔣總裁走,或跟雷總裁走?

台灣現在面臨的是同一處境:要跟蔡主席走?還是跟郭召集人走?這是台灣命運的終極選擇。不要忘記,權在人民自己手中。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金恒煒

金恒煒
金恒煒,本籍浙江溫州,為台灣著名政治評論家、台灣獨立運動人士、凱達格蘭學校校長。父親是金溟若,兄長是金恆傑、金恆鑣。 金恒煒畢業於輔仁大學歷史系,曾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副總編輯等職務並曾派駐美國。1986年創辦《當代雜誌》月刊,任總編輯。目前在《自由時報》撰寫〈金恒煒專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