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已散場,面具不卸下

拋棄中華民國面具,是台灣人無法逃避的工作,如果歐鴻鍊把國家名號,當作一場化妝舞會的面具,那麼,建議所有大學停止外交系招生,乾脆改為面具製造系好了。圖片/Courtesy Photo of Ketagalan Media /By Calin Brown

 

有一年到威尼斯旅行,剛好遇上嘉年華會,或稱面具狂歡會,從遊艇碼頭走進聖馬可廣場,只見地上散亂的彩帶和面具,廣場上還有少數旅客,可能宿醉剛醒,臉上還帶著類似電影歌劇魅影的白色面具,當地導遊說:「你們剛剛錯過一年一度的嘉年華會。」威尼斯「面具狂歡節」,是世界三大嘉年華會之一,嘉年華會的英文CARNIVAL來自拉丁文,意思是拒絕肉類,CARNI 意思肉類, VAL是拒絕,兩個字並在一起,起源於天主教傳統的四旬齋。

其實,伊斯蘭的齋戒月,也類似四旬齋,每年齋戒月所規定時間,依照月亮變化,有所不同,四旬齋有時候是秋天,有時候是冬天,今年就是二月八日進入封齋,一但封齋時間到來,連肉類也不可食用,所以,許多教徒會趕在封齋前夕,狂歡作樂,大吃大喝,貴族們會戴上面具,以免自己不同於平常的放蕩行為,被有心人看到,這個習俗演變到今天,又稱面具狂歡節,但是,多數人只記得戴上面具狂歡,卻忘了嚴肅的封齋,我會想起威尼斯往事,其實是有原因的。

前些日子,藍營智庫「國策基金會」,舉辦「台灣旅行法」通過後的論壇,前外交部長歐鴻鍊在會中說:「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之後,中華民國,過去,在一中模糊政策之下,創造出的外交有利條件,就消失了,我們無法用各種名稱,遊走於各個國際組織之間,中國對我們打壓,將越來越厲害。」聽到這段話,簡直令人吐血,有這樣的外交部長,也難怪台灣學生讀外交系沒前途,把國家名號,視為可以隨時變換的面具,換來換去,每天過著面具狂歡節的日子,甚至舞會已經散場,面具還不忍卸下。

從1971年,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中華民國面具還一直掛在臉上,假裝自己還擁有中國土地,掛到被國際檢舉取締,不能掛了,又開始換不同面具,全世界也只有中華民國是這樣胡鬧的,這種國家,要如何令國際社會看得起?

歐前部長自認:一中模糊政策很管用,意思就是全世界都搞不清楚:哪一個中國是真的,請問:中國當事國,甚麼時候和你模糊過,中國國台辦劉結一還當面吐糟朱立倫,根本沒有「一中各表」這件事,「一個中國共識」,沒得商量。歐部長自己樂當鴕鳥,把頭埋進沙堆,就以為全世界都和你一樣,眼裡看見都是一片沙,就算20個和台灣邦交的國家,心裡也很清楚:台灣不是中國,也無法代表中國,請問:中華民國擔心失去台灣,自己和自己打迷糊戰,這個世界,又有誰和你打一中迷糊戰呢?

作家吳明益以《單車失竊記》一書,入選英國曼布克獎,這是台灣作家少見的殊榮,但是,正式的介紹網頁上卻寫上「中國台灣」,吳明益寫抗議信給主辦單位,主辦單位善意回應,最終在網頁介紹上,改回台灣本名,但是,追究此事,是誰的錯?參展作家寄到主辦單位的護照影本上,大剌剌寫上中國附註台灣,請問這種護照的意思是「台灣屬於中國」或「中國屬於台灣」,或「台灣等於中國」?到現在,我仍搞不懂,不清楚狀況的老外,依照護照所載:把吳明益的國家寫成中國台灣,何錯之有?

更扯的是瑞典,瑞典政府網頁把台灣改為「台灣中國一省」後,本國外交部依例,發文抗議,瑞典政府的解釋是:接到國際公民來信抗議,才改正,我猜:這個國際公民肯定是中國外交部,瑞典政府因此從善如流,依照 ISO316條款「國際標準認證組織」,所公布正確的寫法,把台灣寫為中國一省,瑞典政府認為沒有過失。瑞典政府當然是裝傻,以瑞典政府的國際認知,應該很清楚知道:台灣所附註的中國,和紅色中國不一樣,雖然英文同樣是CHINA,但是少了 P,可是,問題並不是出在瑞典,而是出在你自己,中華民國自己先把台灣和中國綁再一起,企圖魚目混珠,這就是所謂作繭自縛,你自己高興跳進羅網,還能怪誰?抗議都一定有用嗎?

四月初,又有78個手持車輪牌護照的電信詐欺犯,從菲律賓被遣送到中國,本國還是依往例抗議,目前為止,中國不理「兩岸共打犯罪協議」,侵略中華民國合法的「國籍管轄權」,已經超過數百次,在中國,被關押候審的台灣電信詐欺犯,已達400多人。

前年,被抓到中國審判的肯亞電信詐騙案,66位被告,一審被法院判處15年徒刑,上訴至二審被駁回,肯亞一案只是中國打著治外法權,以便向國際彰顯台灣屬於我管,其中之一例而已,北京地院駁回上訴理由說:「判刑15年,是一律標準判決,沒得商量」,原來,中國電信詐欺案,案件多到爆量,為了公平正義,所以標準判決。

根據統計:台灣在2016年的電信詐欺案,共4萬多件,但是,中國在2015年發生59萬件,2016年升高到63萬件,2017年71萬件,以一件涉案10人計算,七百萬人在監牢,所以肯亞案排一年才審,算是正常,目前候審的電信詐欺案中,被關押的台灣人和中國一比較,簡直天差地別,所以抓台灣詐欺犯到中國受審,既費時又費工,說穿了,只是政治作秀,因為老共的黨國法院,審判自己人都忙不過來了,老共對國際放話,只有共產黨司法才有正義,所以判很重。

許多不明究裡的台灣人,基於對詐欺痛恨,還對老共讚揚一番,民調有72%的台灣人,還贊成把詐欺犯送到中國受審,自己國家主權被侵犯,還不覺不妥,台北地院為此還大聲喊冤:有些詐欺犯在台灣,也被判刑超過18年啊(不過那是例外的例外,一千個只有一個,一般都是輕判,而且檢警常怠惰,只抓賣存摺和收購存摺的小咖車手,主持人或中間人大多放過,其中有鬼啦,不用講太白,怕斷了人家的財路),中國黨國法官一拍板,一律15年,這是狗屁不通的齊頭式判決,因為法院連卷宗都看不完。

明白中國情況者都知道: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詐騙大國,俗話說:「十人九騙,一個還在練」,老共政府騙更大,一位在長沙的台商朋友回台告訴我,他在長沙加入開心貸網路借貸公司,投資30萬人民幣,利息沒領到,下場是被倒債,同案的投資者上萬人,被騙的台商也到法院提告,法院告訴他:被騙超過200萬人民幣,才能算數,否則不准提告,台商很火大,去找當地律師,律師告訴他:目前網路銀行倒債一大堆,也些案子,受害者還數十萬人,你認為法官審得完嗎?

更妙的是:天津的網路銀行擔保者還是天津政府,網路投資倒閉後,一堆人跑去包圍政府,政府只能兩手一攤,你想告誰?這個國家騙很大,你還寄望他主持正義?真的不要搞笑了。

但是,這一切都是車輪牌惹的禍,護照好用歸好用,但是,封面上的中國就是對台灣人的傷害,你在海外遊走,最擔心就是被綁架到中國,更不用說犯法了,而且沒有「戰狼」來救你,因為你的國家不只不正常,簡直不倫不類,這一切責任,不能老是往老共身上推,維持中華民國現狀的台灣人,自己也要負責任。

一個國家,必然只有一張國旗,一個名號,追求真實台灣,是台灣人的任務也是宿命,拋棄中華民國面具,是台灣人無法逃避的工作,如果歐鴻鍊把國家名號,當作一場化妝舞會的面具,那麼,建議所有大學停止外交系招生,乾脆改為面具製造系好了。

再漫長的舞會,也有曲終人散的時候,散會時,滿地的面具,分不清是誰,但是,只有不戴面具的人,始終知道自己是誰?請問:你來自中華台北國嗎?

東京奧運正名運動,風起雲湧,日本人更是替台灣仗義直言,但是,過去,高喊台灣正名,取得政權的民進黨,卻作壁上觀,在這樣沮喪的時刻,台灣人卻沒有悲觀的權利,只要更加努力,我們可以見到台灣的旗子,和名稱,在東京奧會上飄揚,政府不做,我們逼他做,這就是民主的真諦,再不做,叫他下台,就像有幾千億財產富可敵國及曾經掌握99%立法院的國民黨,照樣會煙消雲散啊。

四月七日,喜樂島聯盟成立了,台灣派已經忍了兩年,認為給新政府兩年時間,打掃內部舊黨國留下的灰塵,雖然不盡如人意,人民卻只能裝瞎隱忍,心裡想:這個黨畢竟是自己養大的,但是,台灣回歸真實台灣,卻依然停在口號階段,連中國街道名稱都不想改,進步黨反而成「退步黨」了,現在,獨派許多不滿,終於發作,而且表訂明年公投正名日子,如果政府不願從善如流,再重修公投法,明年總統府前,肯定熱鬧非凡。

召集人郭倍宏說:「總統府幕僚說,對這件事,感到很頭痛。」很顯然,只要是台灣人都知道,總統府為何會頭痛?民進黨政府希望作壁上觀,把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當作事不關己,只是口號工具,尤其是臉上有紅光的流派,已經掌握黨機器,卻又擔心年底選舉,很可能流失獨派38%以上選票,民進黨政府就算能夠挺過今年地方選舉,還有2020大選呢?所以陳菊來了,他能否說服台派人馬,暫緩建國運動嗎?我不認為菊姐有這樣大的面子和能力。

我倒是以為,小英總統觀察國際局勢風向,通常過於保守謹慎,這是好事,其實也是壞事,不要把嘴裡說的「維持現狀」當真,如果要維持中華民國現狀,就讓國民黨持續黨國一體就好了,何必選民進黨插花。而現在,應該是執政黨面對台派人士的時候了,立即召開國是會議,大家一起開誠布公,把國家政策說清楚。

到底中華民國現狀要持續維持下去,或者要獨立建國,這是絕然不同的國家發展道路,就算不能一舉到位,至少可以先從改變國歌,中央部會的整頓,國營事業的稱謂去中國化下手,可以做的事,也應該立即做,讓獨派感受政府讓台灣回歸真實的行動,否則,一但獨派不願投票,民進黨只能靠維持現狀的38%,我對年底選舉,民進黨的成績是不抱樂觀的。2018只是小練兵,2020等著瞧!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