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的廣義三原則

 

李筱峰/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關於「轉型正義」,目前的討論大抵僅侷限在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議題。但是台灣政治環境特殊,我認為「轉型正義」應該有更廣義的原則,才能徹底「轉型」。這廣義的原則有三:

一、過去不平等的、歧視的,應轉為平等、平權。包括原漢關係、性別關係、族群語言關係等的平權。(詳情另論)

二、過去反民主、不民主、專制性質的,應該轉為合乎民主原則。

例如:正常民主國家不會替殺人無數的大獨裁者蓋紀念館,台灣卻有偌大的蔣介石紀念館,全台到處都有奉蔣之名的「中正路」、各鄉鎮市區都有「中正里」、「中正村」,鈔票還印著獨裁者的人像。

正常民主國家不可能派軍人在中學、大學內負責學生生活管理,台灣卻存在教官制度長達五、六十年。

正常民主國家不可能「黨」、「國」不分,但是掛名「中華民國」的台灣,卻以中國國民黨黨歌兼國歌;國徽是由中國國民黨的黨徽擴充而出,以至於國徽內有黨徽,國旗內有中國國民黨黨旗。

拿國家預算維持的陸軍官校的校歌卻標榜「黨旗飛舞」、海軍軍歌也高唱「為青天白日旗爭光榮」、陸軍軍歌唱著「黃埔建軍」,在高雄鳳山的陸軍官校校歌也標榜「這是革命的黃埔」,當年在黃埔所建的軍是中國國民黨的黨軍,不是國軍。在民主時代的今天,全體台灣人民的納稅錢所支持的軍隊,還在延續「黨軍」的歷史傳統。

再例如,一個正常民主國家,不可能將個人「神格化」,還要在開會前向他的遺像行禮。只有台灣,至今許多官方會議還要向所謂「國父」遺像行三鞠躬禮;鈔票也仍印著他的人像。

三、外來的、殖民性格的、流亡性質的,應該在地化的、本土化的、「土斷」。

由於台灣政治環境與地位特殊,因此思考台灣的「轉型正義」應與其他國家如韓國、德國、南非的「轉型正義」不盡相同。韓、德、南非都是主權國家,沒有外來政權、殖民政權或流亡政權的問題。但是一九四九年底中國國民黨從中國逃退到台灣後,台灣成為一個由流亡政權所統治的「沒有母國的殖民地」(黃昭堂教授稱為「沒有母國的殖民王朝」;學者Ronald Weitzer稱為Settler State,漢譯「遷佔者國家」)。因此從憲法到機構、組織、路名等,充滿著中國而非台灣主體性質的政治符號。

例如:台灣的航空公司不叫「台灣航空」,卻叫「中華航空」;台灣的郵政不叫「台灣郵政」,卻叫「中華郵政」…。

前述的「國軍」不僅還承襲「黨軍」色彩,而且標榜認同中國,不是認同台灣。空軍軍歌唱著「遨遊崑崙上空…看五嶽三江雄關要塞…用血汗永固中華魂」,其他像海軍官校校歌、傘兵進行曲也三句不離中華、中國。軍中軍歌還在教唱「我愛中華」,卻聽不到半聲「我愛台灣」。崑崙山、五嶽三江…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中國正以武力威脅台灣,要併吞台灣,我們台灣的軍隊卻要歌頌它的山川,還要「永固中華魂」,認同中國。

再例如,一個正常的主權國家,不可能去祭拜外國的民族英雄。只有台灣,至今每年還由中樞祭拜蒙古國的民族英雄成吉思汗?同樣的,「遙祭黃陵」這種「中華民族共祖」的政治神話,還每年在民主台灣上演。

最根本且徹底的轉型正義,就是重新制憲正名,但此事以現實環境看,非一蹴可幾。然而許多層次較低的事務、組織、機構可以先行「在地化」、去殖民化,進行「土斷」。

總之,台灣的「轉型正義」應該是要讓台灣邁向民主自由平等的正常的國家!「促轉委員會」已初步組成,然而主委卻是由一位藍營和紅營都滿意的人來擔任,本文對他也許陳義過高,不過,以上建議如果連一項都做不到,請問黃主委,你來幹什麼?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筱峰

李筱峰
1952 年生於台南縣麻豆鎮。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曾任《八十年代》雜誌執行主編,報社記者、編輯、主筆;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授。現任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