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大「劣等」校友的感想

戰後筆者曾與幾位從日本帝國大學回來的留學生,協助台大第二任的校長、理科出身的陸志鴻先生和其教務長(同樣理科出身),開始重建台大法學院,在傅斯年和錢思亮校長時,曾為台大學生、助教、教授、系主任,雖然被現台大當局視為「不名譽的劣等」校友,還是關心我母校之一。關於新校長之爭,似已進入鑽牛角尖之戰、解剖毛髮一類(hair splitting)之爭。

甚至中央研究院和台大當局也為護衛管中閔,對於引用學術論文的普遍原則,做無恥之曲解,不惜自辱。當事人管氏則依其驚人無比的堅強意志力,不現身、不說明、不解釋,偶爾興來則引用中國小說人物之言,以明心境,悲愴是悲愴矣,可惜牛頭不對馬嘴,不知得到多少同情。

社會上有無數職業和工作,找人都注重其教育、訓練、經驗、能力及業績,而較不注重其「道德素質」。惟有些職業,「道德素質」相當重要,如總統、總理、部長、牧師、法師、校長等,如果他們的「道德素質」有瑕疵,會阻礙其事務的順利進行,因為缺乏強力健全的「道德權威(Moral authority)」作為後盾。

如果有人對管氏過去的經歷提出質疑,等於射了一支矢箭入其身上,看起來射入他身上的矢箭似乎已經不少。想像一幅諷刺漫畫,台大校長辦公大桌後面排有一張大椅子要給校長坐,座椅前站著管氏想坐下,但因為他滿身插滿矢箭而不知如何坐上。

筆者與管氏全不認識亦無冤無仇,在路上碰到恐怕也不認得其人。聽說管氏拚命在運籌政治運作,這樣不好吧!為此我們已經損失一位認真、正派、優秀的教育部長了。縱使管氏政治操縱成功,排除萬難,就任校長,那時其「道德權威」已經滿身瘡痍,真不知如何領導教授,面對學生,順利推行校務。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