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看到黃秋生針對香港蘋果對他在香港金像獎頒獎典禮上批抨中國、暗諷成龍的澄清貼文。他根本沒有批評成龍,蘋果作假新聞,大家誤會了。想到週日演講結束時有位現場觀眾問我的一個問題:「老師現在臉書或是 line 的群組傳來傳去,一大堆東西都不知道是真是假,這要怎麼辦?」

以前我們依靠權威管道的訊息,傳播的工具不是在政府,就是在財團手上。現在獨佔的通訊媒介平台被打破,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想要傳播的訊息內容,「傳統權威媒體報導快速正確」的信仰會被加以打破,再大的通訊社也比不上人人都是記者兼播報員。層層節制的新聞管道發佈方式,是集中又緩慢的系統,遠遠比不上每個人都是系統一部分點對點的傳播方式,當傳統的媒體速度比不上人海戰術所構成的分散式系統,傳統的媒體註定會喪失原來的影響力並且凋零。

在集中式單一管道權威媒體的時代,也存在假新聞的事件和可能,那時候比現在更難澄清。當事人、被害人或是路人都沒有任何傳播的工具,現在不同,每個人籍由社群媒體都有發聲的管道。我個人認為這是一種進步又方便的方式,當然這種方式會造成更多的假新聞、假消息、假知識快速在網路上傳播,這些真真假假的東西造成人們生活上的困擾,尤其傳統相信權威管道的人會有迷失的感覺。

做過點對點網路通訊研究的人都知道,每一個單獨的點要有動機才會把訊息繼續往下傳,這個動機是某種報酬。現實生活中繼續把訊息往下傳,自己並不會直接得到金錢的利益,通常的動機往往是善意、理念的傳播,當然也不能排除唯恐天下不亂的惡意散播。不過每次的轉傳的動作會讓這個單獨的各點產生它的特性,週圍相關的點會觀察轉傳點的行為,因為這些行為產生的特徵會影響整個社群網路的結構,點的結合會有各自群聚的行為,也就是俗稱同溫層的現象,一旦進到了同溫層,會強化這種連結,往往就再也不能改變這個點接受訊息的層次和內容。

現場因為時間有限,我沒有辦法回答這麼多的東西,我只有一些簡短回答,傳統權威媒體傳播的方式已經不復存在。資訊安全的三要素CIA的Integrity沒有辦法簡單快速的做到,確認來源到底是不是由傳統權威媒體所發送出來的訊息並不容易。而且傳統權威媒體像一隻恐龍一樣,比不上人人都是記者的傳播速度。網路時代訊息傳遞的快速才是最重要的關鍵,真假已經成為次要。

當我們成為整個傳播系統一個中間的節點,應該要盡一些社會責任,不是自己原創的訊息,要轉傳之前一定要非常慎重,應該原則是不傳,非常確定之後才傳。另外培養自己觀察、分析、研究問題的能力和邏輯思考的素養比以前更加重要,如果還停留在相信傳統權威媒體那樣吸收訊息和知識的方法,一定無法在現代的社會中知道什麼是真假,虛無飄渺。以前在報禁的時代,我們都還會努力去尋找真相,勉強的存活下來,現在隨手主動可得的知識,還只能被動地吸收,不笨真的也很難。

另外還有重要的一點,精通了解其他外國語文的能力在網路資訊時代比以往的時代更加有用而且重要。同樣一件事情看看其他外國語文的報導,往往會有不同的觀點和面貌。我還記得從德國要回到台灣的時候,有前輩跟我講,現在是你德文最好的時候,慢慢地你就會忘了你會德文這件事。前輩的經驗並不能運用到我們這個世代,沒有人可以想到身處離德國那麼遙遠的台灣,德文的明鏡週刊、哲學和經濟雜誌、電視新聞和報紙,竟然隨手可得。

假新聞沒有什麼不好,最怕的是你不知道有假新聞,「戒嚴時期,大家不是都選擇相信假新聞嗎?」其實假新聞一直存在世界上,通訊傳播管道被打破,增加了假新聞傳播的數量,但是同時也提供了更多的方便管道可以去研究釐清,只是以前預設新聞是真的模式,應該要加以調整,不曉得對大家容不容易,不過我想經過戒嚴報禁時代的人應該不難,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假新聞充斥才是訓練邏輯和思考研究能力的最佳環境。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嘉義高中、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現任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成功大學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副主任。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