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鏽的民族主義大旗

 

儘管習大王已經在博鰲論壇上,間接對美國示弱,願意再開放中國市場准入,迎合美國,但是,川普並未鬆口,還是處於「觀其言,看其行」階段,因為中國信用太差。(資料圖/取材自VOA)

儘管習大王已經在博鰲論壇上,間接對美國示弱,願意再開放中國市場准入,迎合美國,但是,川普並未鬆口,還是處於「觀其言,看其行」階段,因為中國信用太差。(資料圖/取材自VOA)

北京的習大王,最近很忙,忙著應付煙硝四起的中美貿易大戰,還必須騰出一隻手,對付即將來到的「五一共振」,人民上街,反共大示威。近日來,北京如臨大敵,國安警察和武警四出,想盡辦法,讓積分太低的低端黑名單人物,不能外出搭車,藉以阻擋5/1全民上街,並且以中宣部的政黨黑手,進行封鎖可疑網站,除此之外,共軍在南海和福建外海練兵,用強大軍威,向14億人民宣告:「我很強,你們別鬧事」。

對老共而言,老美和台灣是次要敵人,他的頭號敵人是14億人民,但是,在大量封鎖網路和平台時,卻發生了插曲,擁有2億用戶的「內涵段子」,一夕間被封殺,理由是內容太低俗,這下子引發段子和段友憤怒,4月12日,數百輛汽車開到廣電總局前面鳴笛抗議,不少段友發文說:「我們是一群不管政治,躲進虛擬世界,只愛搞笑的人民,如果連笑容也被老共沒收,是你逼我們到現實世界,和你玩政治了」,這話說的最直白。


(截圖自/內涵段子FB粉絲頁公告)

儘管習大王已經在博鰲論壇上,間接對美國示弱,願意再開放中國市場准入,迎合美國,但是,川普並未鬆口,還是處於「觀其言,看其行」階段,因為中國信用太差,如同洛蕾塔.拿波里奧尼在《流氓經濟》一書所形容,中國經濟崛起,就是流氓崛起,不只掠奪世界,也掠奪自己人民,中國不輸出革命,卻輸出特務間諜,中國不輸出飢餓,卻輸出劣質產品,中國不折騰別人,卻折騰自己人。

中國是一個誠信破產的國家,商業合約或保證,也是假的,寫《華爾街銀行家跌倒在中國地圖上》作者提姆.克里索說:「對西方國家而言,合約就是合約,但是,對中國而言,只是參考用的剪影」,就算中國現在開放金融或網路市場,並對智慧財產權,實施保護措施,你在中國賺了人民幣,錢還是出不去,還要想盡辦法「坐桶子(偷渡)」,搞地下匯兌,有差嗎?

在如此詭譎,降下四月雪的北京,《德國之音》駐京記者,倒是觀察到幾個有趣的現象:

超市最近人潮洶湧,搶購食用油、奶粉、肉品,舉凡和美國進口農產掛勾的物品,全部隨著關稅調漲25%,尤其是豬肉和食用油,因為和大豆有關,一邊排隊的消費者一邊罵:「你他媽的,奉陪到底,倒楣的卻是我們」,很多超市旁邊出現一張桌子,上面擺著連署書,請消費者踴躍簽名反美,抵制美國貨,但是,簽名者並不多,或許政府不支持,或有其他原因,沒人知道。

今年初,為了華為手機被美國下架,北京也企圖發動反美浪潮,但是同樣無疾而終,比起去年為了薩德飛彈,而抵制韓國貨,以及2015年抵制日貨,群眾響應熱情遜色太多,不免讓人認為:老共揮舞民族主義大旗,向廣大人民呼喊救命的方法,已經不再有效?或者是:老百姓已經學聰明了?

今年初,華為高檔手機,以八百美元價位,企圖闖入美國市場,卻鎩羽而歸,許多五毛紅粉,在網路上如喪考妣,發動抵制美國蘋果手機的呼籲,沒想到被一封舖文打到退潮:這舖文是這樣的:「你抵制蘋果手機,就是抵制在中國的鴻海,就是叫百萬中國工人下崗(失業),你要玩嗎?蘋果100%合乎WTO規範,完全是中國製造,給中國勞工賺錢,華為卻是全部在中國製造封裝,也存在特務手機開後門嫌疑,因此才遭受美國抵制,活該而已」。

除了五毛網軍以外,比較理性的中國網友,並非沒有抵制,甚至還在網路贊成貿易戰爭,必須開打,讓中國學個乖。他說:美國車進口到中國,關稅25%,中國車進口到美國,關稅2.5%,相差十倍,本來就不公平,應該讓進口關稅平等,中國人才可以用便宜的價格,開上好車,按讚的人數很多,還真是有道理。

最近還出現鼓勵,並贊成台灣和新疆應該獨立的視頻舖文,內容分析頭頭是道。舖文說:目前,老共在新疆的維穩開銷,加了一倍,高居全國第一,可見新疆已經面臨無法管理的情況,把新疆人全部鎖入集中營,強制管制家中的刀械,強迫維族人放棄回教,出門上街都要檢查,越來越高壓的手段,不把人當人看待,最後一定是全面爆發抗爭,甚至內亂,到時候,本地維族人和漢人全部受難,還不如放手讓新疆獨立。

至於台灣,人家已經有自己的政府和國家,老共何必多此一舉,冒著發動戰爭風險,去破壞台灣人幸福的生活呢?以大欺小有何光榮?而且還為了發動武力戰爭,槓上美國,一點道理也沒有,那些黨官政客自己裝瞎,明明就是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卻故意裝作沒看到,每天高喊一個中國鬼話,根本就是一些野心政客,用來洗腦中國人手段而已。這些視頻和文章出現,也顯示出中國社會裡,會思考的人越來越多。

老共從抗美援朝以來,企圖掀起反美高潮,發動民族主義,一直是中國面對外來壓力的手段,但是,看來看去,現在中國,連麥當勞老闆都不是老外,你想不吃漢堡,表現一下抵制美國骨氣,還真的有點難。

民族主義退燒原因很多,主要原因還是定義很困難,老毛為了掩蓋自己在抗戰期間,勾結日軍,十足漢奸盜國的事實,一上台,就把歷史教科書,有關1851年太平天國的故事改寫,稱太平軍是農民起義,把打敗太平天國的曾國藩,列為最大尾的「漢奸」,因為曾國藩是漢人,卻幫助滿州人皇帝,老毛就靠著這樣子,建構漢奸和非漢奸的二分法。

但是,比太平天國早11年的第一次鴉片戰爭,英軍通商大臣義律,不滿林則徐禁菸,於是帶領艦隊殺進珠江和閩江,砲打虎門,在旁邊觀看的中國農民,看見英軍威武,還拍手叫好,後來義律在回憶錄中說:「中國農民被盤商剝到一窮二白,他們痛恨清軍,更勝於英軍,所以才站在英軍這邊」,當時兩廣大臣琦善發火了,還派軍抓捕這些看熱鬧的農民,把他們稱為「漢奸」,贊成英國打滿清帝國,也變成漢奸,可見,漢奸定義實在很複雜。

但是,不管複雜程度如何,老共現在一律口號:只要不幫助中國人,就是反華,就是漢奸敗類。成龍還提案:沉迷漫畫COSPLAY穿上日軍衣服拍照,也算是漢奸敗類,把台獨、美帝、日本人全部串連一起,藉此匯集民族主義的大氣。但是,這股風潮在中國貧窮時或許有用,現在看來,已經逐漸無效,因為改革開放後,社會分化嚴重,如同寫《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和散布》一書的班納迪克.安德森所說:「民族主義是弱者的武器,可是,一但國家變成強者,弱者的武器肯定失效」,安德森在書中序言,說了一段親身經歷的故事:安德森就讀劍橋大學,有一次在劍橋街上,看到一位印度人發表演說;演說內容是反對英法聯軍入侵蘇伊士運河,當場有兩位英國年輕人,聽不下去,就上前毆打印度人,安德森上前阻止,也挨了打,這是當年英國的民族主義。

放到今天,恐怕不會發生這種毆打的事件了,理性和文明驅動著人類社會的進步,霍布斯在《巨靈論》(Leviathan or The Matter, Forme and Power of a Common Wealth Ecclesiastical and Civil;又譯《利維坦》)中說:「市場經濟已經改變共產計畫經濟,於是窮人和富人,不再生活於同樣的同溫階層,民族主義這種想像的共同體,面臨失敗」,於是,每當激進分子或鷹派爪牙,呼喊民族主義,保護中國聲浪出現時,反對聲浪,也在網路上此起彼落,瀰漫開來。最近看到這首打油詩,充滿反諷,把老共這種利用人民當炮灰的社會氛圍,形容更加貼切,抄錄於下:

「親愛的人民
讓我們一起攜手戰鬥吧」

你看,感覺到危機來臨了
歇斯底里的叫喊了
到現在,你他媽的:

「我們親愛的人民了」
「我們」「我們」的
你感覺很親切吧!

第一,「養老雙軌制,看病多軌制」
「我們」不在一起吧!

第二,開著公車,遊山玩水,把著二奶,吃香喝辣,三公揮霍時,
「我們」也不在一起吧!

第三,高收入,全保障,吃特供,享特權,
「我們」還不在一起吧!

對吧,要打仗了,戰爭來了
你他媽的「我們」了
還甚麼親愛的「我們」
對不起,「我們」不是一路的!

民族主義大旗放久,會有生鏽的一天,被洗腦的人,總有清醒一刻,在民主自由,遭受專制獨裁打壓的時代,對自由永不放棄,仍然充滿樂觀的漢娜.鄂蘭(《平庸的邪惡》一書作者),經常告訴人家說:「不要以為沙漠中的綠洲,會永遠消失,即便遭遇更大的沙風暴,讓綠洲突然隱去,但是,綠洲地下,還有水源,那就是人性中追求自由民主的靈魂,當沙漠退去,有水源的地方,就會再現綠洲」。

五月一日,中國人民要一起上街,沉默的走上街頭,讓習大王知道:中國人不願當老共奴才,要當自由人,要在沙漠中追求綠洲。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