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的前奏曲

 

228事件爆發後,接續而來的血腥鎮壓,也正是鄭州事件和昆明事件的合理延續,所以兩岸實可視為228的前奏曲。論者若能就此一點切入,應可更精確掌握老蔣總統應負罪責,而獨派激進青年等輩年輕世代,也可對這一深具爭議性歷史議題,建立更不容反駁認識。圖為政大蔣中正銅像。圖/程士華

228事件爆發後,接續而來的血腥鎮壓,也正是鄭州事件和昆明事件的合理延續,所以兩岸實可視為228的前奏曲。論者若能就此一點切入,應可更精確掌握老蔣總統應負罪責,而獨派激進青年等輩年輕世代,也可對這一深具爭議性歷史議題,建立更不容反駁認識。圖為政大蔣中正銅像。圖/程士華

 

 

本月11日我在民報網站發表「是否可以不護短」一文,論及獨派激進青年在蔣棺潑漆,曾慨歎該等青年徒知重複反蔣仇蔣人士慣用論調,而「未掌握到老蔣總統無可否認的真正罪責」。有朋友閱後即質問我,略謂你既認為指控罪名難以成立,也意指他另有不容推卸罪責,則你又以為「什麼才是他面對228事件,真正該受譴責理由?」

本文即以當年發生在中國本土兩樁事件作為佐證,以闡明至少以我的認知,何者才是他真正罪責所在。這也是我對該朋友的答覆。

第一樁案例是1941年底,發生在河南鄭州。當地一位軍統局主管奉命他調,某李姓副主管因未得真除,竟含恨糾結同夥將新任主管慘殺。不久又因內訌引發又一次血案,前後共有7人喪命,且有一人是未滿月嬰兒,因母親被滅口同時遇害。

上述這一鄭州慘案未見載諸史書文獻,原是即冷門史料,我也是偶然讀到一位情特人員回憶錄才知。但第二樁發生於1946年7月雲南昆明,李公樸和聞一多兩教授被刺殺事件,則是曾轟動全國重大史實。事由先是李發表激烈演說抨擊政府,即被當街狙擊殺害,不出數日聞也因痛批李遇害事件遭逢同一命運。而根據事後調查,兩人的死因,應是衛戍當地軍事將領不能忍受反政府言論,為洩憤或邀寵將兩人殺害。

鄭州事件和昆明事件,雖不是死傷千百人重大慘案,卻都具有極不尋常象徵意義,顯現出當年中國本土的無法無天的黑幫風尚。蓋以無論情特人員結果擅殺主管,或駐軍將領口族令刺殺知名文化人,都不是現代文明法治社會能有現象,而中國在戰時和戰後發生這兩起駭人醜聞,顯示其距離文明法治尚遠。所以其後之發生228事件也不足為異。鄭州事件和昆明事件,應也可視為228的前奏曲。

然而當時以及其後軍方以及情特人員所表現目無法紀,任意殺人作風,又是在誰人領導統轄下形成,是受到誰人「身教」影響?這也應該是老蔣總統不僅對228事件,也該對中國本土歷史應負的罪責。可惜論者多未發掘到,或至少是忽視掉這一層面。

國人談論228事件,論及老蔣總統應負罪責,所舉理由多是想當然耳的推論,而欠缺真正一針見血直接證據,說來恐不能令公正史家信服。

例如論者常提及一樁事實,是明顯應為事變負責的陳儀和彭孟緝、柯遠芬等人,事後並未受到懲處,彭孟緝且一路高升幹到參謀總長,所以老蔣總統顯然必是指使鎮壓屠殺台民元凶。

但必須注意的是,包庇袒護犯有重大過失部屬,原是他老先生一貫作風。如二次大戰初期,湖南軍政當局曲解所謂焦土抗戰,自行放火燒掉長沙城,結果應負主要責任省主席未被槍斃,其後反被任命為所謂西北行轅主任,總管西北各省軍政。又如國軍在東北先盛後衰,最後以喪師40餘萬失敗結束,先後主持作戰的熊式輝、陳誠捍衛立煌,也均未受到懲處,陳誠且一路高升到副總統職位。凡此應皆具其苟且姑息風格。

所以老蔣總統放過陳彭柯等人,所顯示是他的昏庸,但並不足以證明他是主謀元凶或認可各該人的犯行。

再如國人時常提起當時派遣陸軍21師增援一事,論者常因該師部隊以機槍掃射碼頭良民,指稱蔣是派軍屠殺人民。但應注意的是,他決定派兵增援,是應陳儀請求,協助鎮壓「奸匪」,而非要來屠殺人民。

老蔣總統一生,確有不少殺人紀錄,初出道即策畫暗殺掉革命領袖陶成章,但終其一生並無縱兵屠殺平民案例。他相信陳儀所說「奸匪」作亂,明顯是未加深思細查,而他對其後發生種種暴行,也可能是同樣輕信報告受到矇蔽。然而若真有這一現象,應也不是意外,他在指揮剿共各戰役,也是不時受到不實報告愚弄誤導。所謂英明領袖也非事實英明,甚至不英明案例更多過英明,否則也不致敗退到台灣。

然而就228而言,所謂老蔣總統是元兇血腥屠夫之說,確實很難令人信服。反蔣、仇蔣人士不斷強調,反而易使國人而尤其是年輕世代,忽略掉他真正該負的歷史責任。

前文所提鄭州事件和昆明事件,前者是情特人員自相殘殺,當然不是老蔣總統指使,後者發生時正是他竭力爭取美國好感,協助他對抗共產黨關鍵時刻,他再愚蠢也不致唆使殺害知名文化人,激起美國社會反感。所以兩起案件他都並無法律責任可言。

然而他雖無須負法律責任,卻有無可推卸的道德責任和政治責任。兩起事件之所以發生,歸根究柢都是起源於他奪得政權後,即「以身作則」樹立起目無法紀無法無天風氣,也因而孕育出軍特幹部肆意胡為現象,以致才有軍統人員自相殘殺,以及軍頭刺殺文化人事件。

228事件爆發後,接續而來的血腥鎮壓,也正是鄭州事件和昆明事件的合理延續,所以兩案實可視為228的前奏曲。論者若能就此一點切入,應可更精確掌握老蔣總統應負罪責,而獨派激進青年等輩年輕世代,也可對這一深具爭議性歷史議題,建立更不容反駁認識。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