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片戰爭中的美中台角色

美中經貿戰的核心部分在於美國對中興通訊的一劍封喉。中興也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簡稱,因此勢必使習近平的中國夢受到挫折,國內出現義和團式的叫囂也就必然。官方軟硬兼施的回應,以軟為主,說明美國的確打到要害,因為流氓的本性就是欺軟怕硬。然而習近平作為流氓頭,外表還要強硬,否則立刻失去權威性而崩解。目前的內鬥,習近平愛將、「經濟沙皇」劉鶴似已失去若干權力。

這次中興的表現,顯示中國的資通訊業雖然有可觀的發展,然而還沒有掌握到某些晶片的關鍵技術,所以才會顯得如此慌亂。習近平要求攻克關鍵技術也不是可以輕易達到的,因為中國企業與共產黨一樣急功近利,這些年的發展主要非偷即買,一旦美國實行禁賣禁買,就等於要了半條命。

問題是美國這個政策能夠執行多久,會不會在中國甜言蜜語下妥協?美國對中國的反噬嚴重估計不足,上個世紀末,共軍提出對美國進行「超限戰」,然而美國的思科、英特爾等跨國公司還到中國幫助它建立防火長城與高科技產業,導致現在的嚴重後果。如果現在的制裁半途而廢,那就是把未來人類的發展方向拱手讓給中國,也把普世價值讓中國肆意踐踏。

面對中國的困境,中國會把希望放在台灣身上,因為日本、韓國、印度與歐洲國家對中國也有戒心。幾天前,在「微信上的中國」就出現了一篇長文:「不惜『賣掉半個上海』也要買下台灣?一位大陸人整理了台灣電子業全覽。」(https://chinaqna.com/a/21943)台灣的電子業在全球處於驕人的地位,其中的晶片業,是美國的重要供應鏈。九二一地震時美國就已經因為擔心斷鏈而恐慌。中國要提升自己的電子業,也不能不依靠台灣的晶片,所以近來被動元件、矽晶圓供不應求而不斷漲價。

中國對付台灣的辦法仍是偷、買與挖走人才,台灣過去有不少教訓。美國的國安就是台灣的國安,由於現在民進黨執政,可以比較好地配合美國來把關,盡量不讓關鍵技術與關鍵產品流入中國。然而中台交流太頻密,以及一些台商與專業人士的大中國意識與利慾薰心,因此在正常經貿活動下要全面防堵有相當難度,政府必須進一步細緻地立法實施。而相關人士也必須認清美國的紅線,不要像走私石油到北韓那樣被懲罰與制裁。面對中國的吞併,台灣付出一些代價是必須的。

民進黨政府還必須規定政府部門不得使用中國的資通訊產品,並教育民眾不要貪小便宜使用這種產品而犧牲國安與個人隱私。台灣缺乏敵我意識,尤其在經濟與民生領域,這是最大的內憂,執政黨須首先帶頭做起。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