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民主的量變與質變」

「自由民主的量變與質變」

今天頗能理解當年本來要做年金改革的馬英九,突然因為同一批人支持服貿,放棄年金改革,全力推動服貿,總統任期的尾巴,一定要做些「絕對不可逆的事情」,小恩小惠的啟動民主,可以顯得開明進步獲得名聲,當全面深化民主之後,原本的少數黨國特權統治集團勢必會走入歷史。

本來不了解為何國民黨從反共突然無縫變成舔共,在拔管的個人行為問題被操作升級為階級、藍綠,甚至族群問題之後,挺管一方的四處轉進,彷彿當年國共戰爭之後,兵敗如山倒,四處流竄,退守台灣,我好像在這裡找到了答案。

反共變成舔共雖然會失去很多基層忠誠黨員的支持,但是卻能確保上層權力結構持續穩定,的確是在歷史的洪流之中,不得不做出的痛苦選擇。凡事沒有對錯,只是價值的選擇,不過選擇最佳化的考量主體,是個人、族群或台灣這塊土地,方向當然不同,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能夠深深體會馬英九總統的想法。

最後用黑格爾的歷史哲學來做結論,黑格爾的歷史哲學主張人類歷史發展的核心是超越物質的「絕對精神」,絕對精神只能感知不能把握。黑格爾認為「自由與民主」是人類歷史中的絕對精神,人類歷史是一個不斷追求「民主、自由」的過程,它最終會到達,並在達到「自由民主」的階段,完成「歷史的終結」。黑格爾眼中判斷一個民族是否先進的標準,就是觀察該民族在「世界精神」中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

幸虧台灣是在往黑格爾的「絕對精神」這條路上前進!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嘉義高中、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現任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成功大學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副主任。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