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下架的台灣大愛與人道堅持

衛福部長陳時中帶著「Health for all, Taiwan can help」的布條前往日
內瓦,上面滿滿是國人、僑胞及外國友人的支持簽名。 (衛福部提供)

衛福部長陳時中帶著「Health for all, Taiwan can help」的布條前往日 內瓦,上面滿滿是國人、僑胞及外國友人的支持簽名。 (衛福部提供)

曾道雄/音樂家

台灣因中國的阻撓,連續兩年未能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這結果我們早已了然於胸。因此,衛福部陳時中部長所率領的宣達團,就在會前積極與各國代表,進行實際的雙邊會談,並嚴正地批判中國政治力的黑手,破壞了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宏旨,也成功地宣揚了台灣優質的醫學水準、健保制度、防治傳染病的珍貴經驗與成就,以及更重要的,是我們超過半世紀、持續奉獻給第三世界的國際醫療服務。

台灣本土政黨上台後,檯面下的實質外交持續成長,中國則自縛於一個虛幻的九二共識迷障中,騎虎難下。在今年的WHA會中,除了友邦之外,還有重量級國家,如美日德加紐澳等代表,為我們仗義發言。中國顯然頗感震驚,但也只能飭令其代表,夢囈似地一再複誦著他們一中的政治老調。這種強烈的對比,文明與野蠻,兩國高低立判。當我們看到一個窮兵黷武的惡霸,竟然得用五百億美金,出手去搶奪一個非洲的布吉納法索時,這就誠如蔡總統所說的,中國落得何其焦慮不安與缺乏自信!

台灣未能參加WHO,全球的醫療網當然就缺了個大角,但中國居然大言不慚地說:經由他們,台灣的醫療福利和資訊不會有任何閃失。這是天大的謊言!別說中國當年隱瞞SARS疫情,導致在國際間擴大蔓延,而台灣首當其衝,即便是後來口蹄疫、禽流感,無一不是源自中國。中國甚至在自己國內,也曾隔絕河南的一個愛滋村鎮,任其人民自生自滅;日本產經新聞在兩週前,還揭露中國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對「失腳幹部」(被整肅垮台的共黨幹部)斷絕其醫療照顧。產經新聞在結語中便極力敦促日本政府,必須在這次WHA中支持台灣,畢竟台日是近鄰,兩國人民來往密切,應該建立起共同的傳染疾病防護網,如最近的麻疹,或更嚴重的,是在此非洲伊波拉病毒擴散的危險期。

然而,國際間因中國的政治阻擾,致使無法分享到台灣醫療和國民健康保險的成功經驗,才是普世間醫療網真正的損失。台灣確有足夠的資格,有尊嚴地參與WHO,用以貢獻我們的醫學與公共衛生的智慧與成果,而不應該像馬前政府那樣,躲在中國的鼠蹊部下,被夾帶進去大會當觀察員。健康醫療是人類共享的普世價值,中國對我們橫加阻撓打壓,本質上,就是與台灣兩千三百五十萬人民的健康為敵,習大大成了台獨的最有力的推手;「兩岸一家親」在此更成了最為荒謬和最令人作嘔的字眼!

行善是人性正向的能量,應廣為人知。先前,行政院根據實例拍攝的宣傳短片「WHO cares? Taiwan cares!」/「誰(世衛組織)關懷?台灣關懷!」記述著台灣醫護人員,治癒一個熱帶地區小女孩,讓她得以重生的經過,故事深深地感動著世人(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eJxj4vhwUw)。

台灣被政治排斥在世衛組織之外,但台灣卻發願,不遺漏任何需要救助的人(Leave no one behind!)。

撒旦作惡,卻反而常使人間得到救贖。中國以政治手段干擾世界醫療事務,台灣卻因救助第三世界,意外找到宣揚人道精神的國際舞台。中國透過世衛組織,雙手勒住台灣的脖子,但台灣的醫療人員,揹著政治苦難的十字架,卻依然一手拿著聽筒,一手持著針劑,奮力救助了偏遠國家無以計數的病患和孩童。這就是台灣做為一個海洋國家、地球村的一員,懷抱著史懷哲的精神,航向全世界的偉大情操,一個縱使在地動天搖中,也永不下架的台灣大愛與人道的堅持。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曾道雄

曾道雄
聲樂家、歌劇導演;台灣著名男中音,演唱足跡遍及台灣、亞洲、美國以及歐洲各地。 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歌劇工作坊進修,回國後在國立藝專、台灣師範大學開設歌劇課程,並成立台北歌劇劇場,製作歌劇逾二十部。2011年,獲得國家文藝獎(拒絕上台接受馬英九總統頒獎)。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