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館長比教授紅?

 

健身教練陳之漢「館長」,最近批評幼稚園的高學費,再度攻佔媒體版面,並引發立委段宜康和台北市議員梁文傑出面駁斥。資料照片

翁達瑞 / 北美商學院教授

健身教練陳之漢,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館長」,最近批評幼稚園的高學費,再度攻佔媒體版面,並引發立委段宜康和台北市議員梁文傑出面駁斥。

我是位大學教授,關心公共事務,對許多社會議題也很有意見,更經常在媒體投書。問題是,不太有人搭理我。這讓我心裡有個疑問:為什麼館長比教授紅?

首先我要聲明,我沒有職業或教育的歧視,不認為健身教練不能比大學教授紅。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在健身或搏擊的領域,館長理應比我紅。我不解的是,針對公共議題的討論,為何健身教練會有這麼高的媒體音量?

成為「網紅」之前,館長在社群網站直播或上傳影片,導正民眾的健身觀念。接著,他開始發表社會評論與時事心得,逐漸吸引媒體的關注與粉絲的支持。到目前為止,有超過八十萬人追蹤他的臉書專頁。

作為一位歸根究底的學者,我試著解析為何館長比我紅。

首先,我必須承認館長的造型比我搶眼。館長除了練出一身肌肉之外,還有圖案複雜的刺青。他的造型令人印象深刻,自然是媒體的最愛。反之,縱使我不小心上了電視鏡頭,最親近的家人也未必會注意。這種平凡的長相要紅也難。

其次,肌肉發達的館長頻頻發表評論,打破一般人對健身教練「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刻板印象。館長屬「稀有人物」,吸引媒體注意是理所當然。反過來說,學者本來就好發議論,且人數眾多,不差我這一個,不被搭理也就不足為奇。

最後,館長講話直白有力,符合庶民生活經驗,就算連篇「幹話」,也充滿趣味性與娛樂效果。而躲在象牙塔裡的學者,不僅脫離庶民生活,論述經常咬文嚼字,當然無法贏得媒體版面。

事實上,不管任何公共議題,館長好像都能參一腳,而媒體也不會放過他的發言。面對收視率與發行量的考驗,媒體願意給予館長版面,表示他的言論擁有市場。作為一個紅不起來的學者,館長的手法若有獨到之處,我應該虛心學習。

問題是,健身教練的評論音量高於大學教授,凸顯的是媒體對公共議題的處理「綜藝化」了。這才是館長比教授紅的隱憂。

<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