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音寧,挺起胸膛向前行

 

還有,柯文哲和陳景峻,你們也少在那裡「看戲」,藉機搞鬥爭,捫心自問一下,這是市長丶副市長應有的領導風範嗎?這樣的格調實在不太高明。圖/張家銘

柯文哲和陳景峻,你們也少在那裡「看戲」,藉機搞鬥爭,捫心自問一下,這是市長丶副市長應有的領導風範嗎?這樣的格調實在不太高明。圖/張家銘

吳音寧,我是妳故鄉溪洲隔壁埤頭鄉小埔心人,但13歲國小畢業就跨區赴台中讀初高中,大學在台南,接著受砲兵預官訓練半年後,分發至野戰師到大小金門對著中國廈門野戰了1年多,直到蔣介石蒙主恩召後不久才退伍,自此回第二故鄉台中服務,迄今逾40年,幾乎是只有歷經一個工作,那就是採訪新聞,地點也幾乎是一個,台灣省議會和省政府。

2000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省政府和省議會也凍結了二年,從有省議會、省政府,跑到沒有了,從專制戒嚴跑到總統民選,居然還遇到不可思議的第一次政黨輪替,「曾經滄海難為水」,自覺工作上已有一點彈性疲乏,而全面改選的立法院,和我二十多年前所見過的台灣省議會,只不過舊戲碼重演而已,我在2000年申請提前優退了,過著半筆耕和假日農夫生活。

其後中間也花了二年時間,寫了一本《看千帆過盡》憶往錄,將過去採訪省政二十多年的印象,記錄了下來,也不免夾述夾議,是我人生廿多年黃金歲月的印記。後來隔十多年,又因緣際會受老友人權醫師陳永興所邀,復出在《民報(電子報)》服務,曾在妳要出任北農總經理前,寫了一篇〈吳音寧一門豪傑〉,寫妳父母丶舅舅還有主角的妳,尤其妳探討台灣農業問題的書《江湖在那裡》,還有妳去南美洲採訪游擊隊的歷程……。

吳音寧,以妳曾多方參加社運丶躬耕及和農民鄉親多方接觸的經驗,原本以為妳可以去北農發揮「叱咤江湖」的改革功能,沒有想到妳好像沒有心理準備,就一頭闖進原本就是虎龍豹彪的北農,上有怪怪叔叔,和市議會一堆想藉修理妳拿選票的作秀藍營議員,更不用說董事會群張家既得利益者環伺著,嗯,客觀看起來環境的確險惡……。

但是,吳音寧,我還是要先說說妳:「怎麼搞的?」,妳常接觸田地和泥土,妳難道不知「軟土深掘」這句簡單話嗎?人家說妳年薪250萬,妳不會據實以告「沒有那麼多啦」,人家說妳送30瓶或60瓶皇家禮炮給民進黨部,妳怎麼沈默以對,事後才澄清沒這回事,妳怎麼不第一時間反駁說「沒有這回事」,你用一萬多元業務推廣費買殘菜送老人食堂,光明正大理直氣壯,質詢議員選區如有需要,以後也可以比照辦理,一車殘高麗菜送他服務處,看他怎麼吃得消?

前任韓國瑜,事務費花五百多萬,妳只花一半,不要客氣,都攤開來,還有,北農過去在沒有法令根據下,一年發七千多萬獎金,妳取消了,改提高和農會會務人員差不多的薪點制,一年節省了五千多萬,又避免違法之嫌……。

這些這些,妳只會做,都不會講。妳客氣,議員當福氣,妳謙虛,外界以為妳心虛!而民進黨市議員,都只會袖手旁觀嗎?看到藍丁在那邊霸凌會做事不會表功的吳音寧時,你們只會「看熱鬧」嗎?幸好不是在下在30年前在當駐會記者,否則綠營議員的集體曖昧,怎麼逃得了輿論的譴責。

還有,柯文哲和陳景峻,你們也少在那裡「看戲」,藉機搞鬥爭,捫心自問一下,這是市長丶副市長應有的領導風範嗎?這樣的格調實在不太高明。

最後,我還是要回過頭來勸誡妳吳音寧,妳不應做小白兔,妳不做狐狸可以,至少做可以做森林中自保的飛禽走獸吧,必要時做做刺蝟或箭豬。妳行得正,認真做事,那麼,誰怕誰啊!放大幾十倍來說,德國女總理丶英國女首相,巾幗何讓鬚眉。妳其實不孤單,立即覺悟「江湖在北農」,拿起鋤頭用力耕耘,鋤頭柄也可抵禦外侮,如果做不到,包袱捲一捲,退出江湖吧,只留後人空悲切。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