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力:保護蠢笨意見

「領導力:保護蠢笨意見」

美國邁阿密大學曾經做過一個實驗,有位叫做蓋瑞.司塔瑟教授開了一門課,這門課要求學生分組合作解決一個謀殺的謎團。在某個殺人的事件當中,警方抓到了幾個名嫌疑犯,每個工作小組會收到一個資料袋,每組資料袋中的資料提供足夠的線索,只要好好的尋找蛛絲馬跡,絕對能夠毫無疑慮地破案,抓住真正的犯人到底是誰。這位教授進行這項實驗主要的關鍵在於,有一些工作小組特別指定小組長,另外有一些工作小組特別沒有指定小組長。最後的結果顯示沒有指定小組長的工作小組破案的能力比較好,接近60%,特別指定小組長的工作小組只有25%。

其實這樣的結果我們並不會感到非常的訝異,通常領袖的角色會壓抑人們自由發言。尤其在華人的社會裏面,所受到的教育,從小沒有什麼訓練自我的空間,父母與學校的系統單一價值的壓迫,很難有自己的想法,同時也缺乏團隊合作訓練的機會,領袖和威權會壓抑自由發言的空間,在華人的社會裡面更顯得可怕,常常一個團體最高的智慧就是領袖的智商上限。

在一同工作的組織當中,是否能夠提供自由發言的空間的確非常重要,身為領袖常常要面對屬下的言論,一般人發言絕對不是先考慮這個團體利益,那是後來的事情,首先考慮的一定是「發言的內容會不會冒犯長官」,長官有沒有那種雅量可以容納不同的言論,甚至直接打臉的意見。其次考慮的是「我的論點看起來會不會很笨」,我的發言會不會被群體霸凌,最後考慮的才是「對這個團體是不是有利」。身為領袖的人一定要讓自己的下屬有最大自由發言的空間,使他們發揮自己最大的想像力,如果下屬沒有那種「任何發言都是安全」的感覺,沒有人願意冒那種得罪長官的風險克服障礙主動發言。

另外,領袖同時要避免任何言論被嘲笑或霸凌,很多與眾不同或是新奇的意見第一時間看起來會令人感到愚蠢無比,提出這些意見有相當高的風險會受到群體的抗拒,使自己顯得非常的低能,身為領袖要防止這種事情在自己的團體裡面發生,通常新穎有創意的意見都會面臨和蠢笨無比的意見相同的狀況,壓抑蠢笨的意見同時,也讓創新的意見變得無法出現在自己所領導的團隊當中。

在幾年前我曾經翻譯過明鏡週刊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在講中國經濟的問題,中國靠著廣大低廉的勞力和市場慢慢地崛起,當靠代工和模仿發展到一定的程度,產業升級一定要面臨創新的問題,最近中國的這些問題都非常清楚呈現在世人的眼前。自由開放是創新的基本條件,這個條件台灣比中國好了太多,能夠容忍許多開放及蠢苯意見的社會,才能夠有創造力,這也是除了天賦人權和平等之外,我支持同性婚姻的理由之一。

許多人看到網路上的言論市場亂七八糟,像我這樣運動型的網紅隨便分享的幾個字竟然也會有上萬個讃,蠢笨無比的文章到處流竄,因而感到不安和憂心。其實我的感受並不光只是負面,一個社會國家的民意風向就是眾人集體的智慧,不想讓蠢笨意見所代表,不是壓抑這種聲音(其實也禁止不了),而是不要害怕自己的意見是否蠢笨,勇敢表達自己的意見,讓社會大眾檢驗,這麼多每天唸書的知識型臉友看到一個像我這樣每天都在訓練肌肉的的運動型網紅這麼多蠢笨的評論,自己可以沒有意見嗎?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嘉義高中、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現任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成功大學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副主任。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