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一個「不自量力」

 

蘇起為何擔任馬英九政府國安會秘書長時,怎麼不說台灣「不獨,不統,不武」,是不自量力的「抗中行為」,現在就不自量力了呢?(蘇起。圖/維基百科)

蘇起為何擔任馬英九政府國安會秘書長時,怎麼不說台灣「不獨,不統,不武」,是不自量力的「抗中行為」,現在就不自量力了呢?(蘇起。圖/維基百科)

蔡總統接受《法新社》專訪時,呼籲國際民主國家,應該共同制約「紅色共產中國」擴張野心,結果被國台辦嘲笑:「台灣不自量力」之後,柯文哲彷彿受到老共心電感應,也加碼嘲笑總統:「大小聲會被人家笑」。現在,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也加入嘲笑陣營,以名家身分的專欄題目:〈論蔡總統的轉向風險〉一文,抨擊政府放棄化解中台恩怨,選擇「親美抗中」是不智的行為。

我們要問:蘇起為何擔任馬英九政府國安會秘書長時,怎麼不說台灣「不獨,不統,不武」,是不自量力的「抗中行為」,現在就不自量力了呢?不久前,我曾經批判過蘇起的投降主義謬論,現在又不得不發文,給這位過氣的黨國權貴,正港「紅色代理人」,當頭棒喝。

首先,我想請教蘇先生,中台恩仇,到底是誰結來?又有何化解之道?台灣人民和中國人民,素來沒有恩仇,若從中國開放以來,台灣人以富濟窮,協助中國經濟發展,更不說:1987年後,許多老兵大包小包,回饋家鄉,台灣人對中國人,有恩,多過於有仇。在此之前,中台兩國陷入冷戰時代,也沒有大型戰爭爆發,就算太平洋戰爭時期,台灣被日本殖民,台灣兵曾經為日本效力,也出於被迫和無奈,後來也有少數台籍國軍,被國府欺騙,加入國共內戰帶來的恩仇,其中一大半,早隨著老兵凋零,煙消霧散,人一死,恩仇何存?

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國共兩黨的頭人,自己為了中國政權爭奪,帶來的血海恩仇,憑甚麼要台灣人去化解?民進黨執政以來,蔡總統沒喊過一次台灣獨立,總統姿態已經低到讓獨派團體反彈,難道要蔡總統學習退將或新黨小將們,賣國求榮,高唱紅歌,或跪爬著到北京叩見大王,才算有誠意?蘇起幹過國安會秘書長,還不理解中台人民,基本上沒有恩怨,反而是中共政權不幹掉「中華民國」,就有「得位不正」的隱憂。中國帝國主義者,對領土的貪婪,是老共的心理問題,只能靠自己化解,或找精神科醫生看診,誰也幫不上忙。

蘇起撰寫討好中共大作,一開始就犯了命題的錯誤,曾幹過國民黨黨國國安高幹的人,不能不知道:台灣從兩蔣時代開始,就在美國羽翼下生存,台灣地理位置不像新加坡,中國暴政威脅遠在天邊,所以,新加坡可以選擇親美,也可以選擇親中,更可以中立。可惜,台灣沒得選,也無能力選,連保持中立的自由,也不可能,這是台灣的悲哀,也是地理宿命。

1945年,台灣人民被強制戴上中國帽子,強制使用車輪牌身分證,可以活到現在,已經算是奇蹟,更簡單說:任何人當總統,都沒有選邊站權利,如果不想投降老共,只有親近美國,評估兩邊風險,哪一邊嚴重?台灣人心知肚明,但是,風險只能自己承受,蘇起以前的主子馬英九如此,蔡英文也是如此,更早的兩蔣或李登輝,也是蕭規曹隨,台灣從來沒有轉向,也無法轉向,這才是現實狀態。台灣採取自我防衛,捍衛自由民主生活價值,拒絕被老共併吞,希望安身立命與世無爭,蘇起把這種低調行為視為「抗中」,也只好由他說了。

蘇起分析蔡總統勇敢抗中,是兩個因素支撐:第一、美國背後支持,第二、台灣的新民意。蘇起說:蔡英文兩年來,民意支持度只剩35 %,所以,已經不能代表台灣,這是蘇起不理解台灣,兩年前,蔡英文以超過60%的選票當選,這裡面包含希望維持現狀「中華民國派」,和台獨派的支持者,兩年下來,獨派對蔡英文失望,所以支持度少了一半,如果把中華民國派,和台灣獨立派加起來,台灣民意還是有超過六成的人,拒絕投降或被老共強迫統一,這個數字和民調數字一致,這才是真實的台灣民意。

其次,蘇起認為美國是一個多元分化的國家,這一點認知是對的,證明蘇起到美國念書,沒白念,但是,蘇起應該知道:美國兩黨政治演變到現在,兩百多年來,並沒有太大變動。過去,就算有第三勢力競選美國總統,但是,很難突破兩黨現況,民主黨和共和黨對中國政策,一向存在分歧,共和黨傾向保守,反共視為傳統,民主黨開明同情弱勢,對共產黨比較寬容,但是基本上都反共。

所以,老共在華府遊說,撒錢的對象,以民主黨居多,在老共花大錢的大外宣計畫下,美國媒體甚至政客,接受中國包養很多,內閣裡面也有不少是中國同路人,這就是川普發動對抗中國信號後,開始整頓內閣人事。前幾天,親中國的國務院亞太助卿董雲裳,被迫退休,可見川普抗中行動,日漸積極,共和和民主兩黨,在國會意見,也難得越來越一致,以壓倒票數,通過《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而且從民調顯示:美國各階層對川普的抗中政策,支持多於反對。

美國的兩黨政治下,從尼克森時代「聯中抗俄」,轉變成目前檢討「一個中國政策」,歷經40年,這項轉變,並非突然之舉,華府各種不同立場智庫,經過多次辯論,並且綜合美國情報總監,提供給總統的各項情報研判,才會做出決策。只要這個政策,被多數民意支持,就算11月美國期中選舉,共和黨不幸落敗,總統也不會因此改變政策,蘇起認為美國只要更改領導人,就可能更改政策,這恐怕是對美國現況太不理解了。

蘇起把現在川普發動的貿易戰爭,視為只是商人要錢的行動,不至於演變成美中全面對抗,川普如果從中國拿了好處,就會拋棄台灣,所以,台灣不應該和美國掛在一起。

單純以金錢看貿易戰爭,是蘇起的無知。川普發動貿易戰爭,只是手段,主因是中國進入世貿後,根本不遵守全球貿易規則,用詐術欺騙全世界,美國受害最重,真正搞保護主義,並非美國,而是中國;所以川普才大罵世貿組織沒有盡責任,這種情況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一樣,只要有中國在,國際組織就是一大糞坑,臭氣沖天,所以川普才宣布退出人權理事會,回顧一下:世衛組織,國際刑警組織,不也是如此。

蘇起認為老美不會全面對抗中國,這種說法更可笑,現代戰爭的定義,其實是意志摧毀,更重於領土佔領,只有中國這種反文明國家,還叨念著老祖宗土地不能丟,還停留在《西伐利亞條約》時代。雷根時代,以經濟戰爭,摧毀蘇聯帝國,就是一個例子。1989年,蘇聯崩解後,美國並沒有趁著勝利,佔領蘇聯領土,可見,能夠用最少花費的手段,改變一個國家政策,或使政權崩潰,就算是戰勝了,70年代的美國,利用CIA特務,在中南美洲搞暗殺、綁架,訓練反抗軍,推翻紅色政權,花費很低,這也是戰爭手段,美國如果要戰勝中國,根本無需走傳統戰爭方法,甚至還要冒著升高到核子戰爭風險,貿易戰、貨幣戰、網路戰、特務戰,早就全面展開了,如果不需見血殺人,卻可以使中國經濟發展倒退20年,甚至讓中國改變政治方向,這算不算是戰爭呢?

真實的中美戰爭,已經開始,前幾天,美國國務院撤回美國駐廣州和上海,11名使館人員,北京撤出三名使館人員,美國懷疑中國特務用「高頻音波炮」,攻擊美國使館宿舍,造成使館人員身心受創,美國軍機在南海和非洲吉布地,遭受激光炮攻擊,美國也懷疑是中國所為,最近,中情局發現北朝鮮表面說要放棄核武,卻加緊製造核濃縮原料,川普認為金小胖是因為中國背後撐腰,而改變初衷。

目前,中美兩國只剩下「斷交」兩字,沒說出口而已,只有傻瓜還在期待:看見飛彈亂飛,才算是美中全面對抗,蘇起的見解水平,還不如前國防部副部長林中斌。前幾天,林中斌接受海峽論壇專訪時說:中國開發的各種奇怪武器太多了,拿下台灣的手段,也很多,若用第五縱隊,來一個裡應外合,開銷更便宜,所以不需啟動大規模武力戰爭,冒著登陸台灣會死一半的風險,況且,武力戰爭,死傷無法控制,兩國一但結下仇恨,百年難以化解,最直接的後果是:勝者如何統治併吞的土地和人民,這種勝利也是失敗,智者不為。

川普發動貿易戰爭,替美國討回公道,師出有名,在道德上已經勝利,而且還能賺錢,何樂不為?許多中國翻牆網路貼文:多數贊成美國行動,反而過去呼群保義的義和團網民,擔心說錯話,也甚少出現,中國若想以民族主義,激發人民反美,也已失效,如果中國可能因貿易制裁,造成經濟發展落後的局面,而想企圖啟動武力戰爭,和美國開戰,請問:這樣的戰爭,師出有名嗎?中國有信心打贏嗎?國際各國會支持嗎?

中美鬥爭已然成局,鬥而不破,是最高指導原則,中國不敢大聲喊出斷交,可見中國已經心虛,川普政府所要的,並非武力戰爭,造成兩國人民大規模死傷,美國要的是打擊中國科技發展速度,弱化中國,讓中國崛起的大夢,晚一點實現,如此而已,台灣就算不願意蹚混水,事實上,也由不得台灣選擇,45%的台灣經貿和中國聯動,台灣想要置身事外,真的很難,這是全球化的結果,並非台灣之罪。

美國如果想讓習大王政權崩盤,可以用的方法太多了,但是,根據華府戰略小組的推演,這些尚屬於貿易戰爭後面的招數,必須看美國對中國制裁,來決定戰爭可以走多遠。

這場戰爭過程,也要取決於中國的對抗美國力道,到底有多強?當然,也要觀察中國的民意趨勢,如果中國人民可以趁機覺醒,揭竿而起,拋棄中共獨裁專制政權欺騙的本質,追求民主自由,那更是中國人民的幸運,當中國陷入內外交逼,政權存亡之際,正所謂:危邦不入,現在,甩賣人民幣,鼓勵台商離開中國還嫌太慢,蘇起卻反其道而行,扮演中國說客,企圖說服台灣人民,和中國綁在一起,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說他是紅色代言人,並不超過。

從人口,經濟發展,軍事武力來看:台灣在國際上屬於中型國家,比起中美兩大國,或許不足,但是,比下有餘,台灣被中國欺負已久,連老外也有這種感慨,所謂軟土深掘,這樣一個被強鄰欺負的弱小國家,連喊救命的資格也沒有嗎?這是甚麼世道?前國安高幹蘇起,與共匪台辦唱和,嘲笑台灣總統不自量力,就是嘲笑台灣人,食過台灣人民血汗俸祿的蘇起,捫心自問:你對得起這塊土地嗎?我只能再一次:鳴鼓攻之可也,誅之可也。

聖經故事裡,大衛擊敗巨人歌利亞,沒人會說大衛不自量力,只要是站在正義這一邊的力量,就算失敗,也是勝利。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