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的名字有錯嗎?

台灣最早的文字,是羅馬字不是漢字,包括客語、原住民語、台語都有羅馬字。可是,羅馬字,用在自己的母語、自己的名字,卻得不到尊重。Kolas堅持使用羅馬拼音,便是要使她的名字擺脫漢文字的糾纏。圖為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圖/資料照,張家銘

台灣最早的文字,是羅馬字不是漢字,包括客語、原住民語、台語都有羅馬字。可是,羅馬字,用在自己的母語、自己的名字,卻得不到尊重。Kolas堅持使用羅馬拼音,便是要使她的名字擺脫漢文字的糾纏。圖為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圖/資料照,張家銘

有人起底:新任政院發言人谷辣斯.尤達卡(Kolas Yotaka),為何要延用日本名?沒錯,她祖父由日本人命名よしなり Yoshinari。父親則依親子連名制,叫Yoshinari Yotaka(譯為吉成 豊),她也採用阿美族「親子連名制」;可能還有人起底她,她不是曾叫葉冠伶?為何又不姓葉了呢?對不起,請擺脫漢名思維!原住民不一定有「姓」;谷辣斯.尤達卡,既不姓谷,也不姓尤。

民進黨內閣閣員因為名字受挑剔的,她不是第一人,2014年10月,國民黨籍立委陳超明,在質詢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夷將‧拔路兒時,稱主委名字「有出草的精神」,甚至脫口而出「我看你殺氣騰騰」;陳超明不去暸解對方取名:Icyang Parod在阿美語的意義,而是以他漢文的思維,去思考「夷將」、「拔路兒」的字義;認為對方會「殺氣騰騰出草」。我倒要提醒苗栗縣竹南鎮選出的陳超明立委,回去查一查,搞不好,你是早在漢人移入前的道卡斯族(TAOKAS)。當時在大甲附近的平埔族稱為崩山(蓬山)八社(即大甲至苑裡溪一帶的平埔番社)。如果你是TAOKAS,你怎不省思自己的由來,而去挖苦人家的阿美語語音?

早期原住民的命名權,並非操之在自己手中,日據前,原住民的漢姓,大多由執事人員隨便翻書「賜姓」。中國KMT來台灣,又強迫原住民三個月內,改為漢姓。原住民族群的命名習慣各異,卻被擠入漢族文化的小框框。

台灣最早的文字,是羅馬字不是漢字,包括客語、原住民語、台語都有羅馬字。可是,羅馬字,用在自己的母語、自己的名字,卻得不到尊重。Kolas堅持使用羅馬拼音,便是要使她的名字擺脫漢文字的糾纏。

如果台灣一直就使用最早的羅馬字,原住民的傳統姓名,就更能保持其族群背後傳統文化價值觀的意涵,例如Mayaw在華語唸起來變「馬葯」,但它代表著是阿美族文化中,守護月亮的一顆星星;巴宰族的Daway在華語唸起來變「達歪」,但它有藤或血脈傳承之意。

話又說回來,台灣人為何就不能延用日本名?如果台灣人的名字叫信雄、正雄、七郎、文雄、武雄就有濃濃日本皇民味道?那你們的總理怎叫中山樵?你們的總裁怎叫石岡一郎?

朱學恒稱,根本不會記住新任行政院發言人的名字,因為他的工作就是講他自己也不信的幹話。唯一的例外是,如果你也吃姑婆芋,我就會記住你叫姑婆勇。

只因為朱不願意去了解羅馬字系統在台灣這塊土地的意義,不但下馬威苛薄修理新任政院發言人,還挖苦內政部長徐國勇,這算得上漢族文化的「一魚兩吃」?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