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國中生不一樣的地方

 

筆者服務的學校,六年前和日本山口縣美禰市的「於福國中」締結姊妹校,展開跨文化的國際交流,讓學生學習與感受不同文化的特點。交流的方式,一年我們拜訪他們,隔年換他們過來台灣。透過朝夕相處,觀察到日本學生跟台灣學生,真的不一樣。

在「於福國中」交流,體驗到日本人重視細節的習性。簡單的一個歡迎會,有開頭致歡迎詞的學生,他們已經演練了好幾個月。而在活動進行時,我也觀察到,日本學生都是團體行動,常會看到他們幾個人交頭接耳討論事情,也很認真接受老師的指導與安排。活動終了的感言與感恩,特別讓人印象深刻。日本學生是在這樣講求秩序與規範中學習,這是很好的機會,讓自己腦筋思考,並用言行表達的訓練方式。

其次,日本學生自我克制的能力,顯然也比我們好。因為有次到日本,他們安排午餐吃咖哩飯,我們有幾個學生吃得很快,跟老師反映吃不飽,想要再多吃一碗。但因為一人一份,再多就要自己付錢,老師只能趕快花錢再點。日本學生卻很知足,很滿足地吃完自己那一份。我的理解,日本學生不見得會吃飽,而是因為他們不想跟同學不同,克制了自己的慾望。

日本學生來到水里,我們會安排寄宿家庭,隔天家長跟我反映,他們晚上進房間,連拖鞋都放得井然有序,相較於自己的孩子卻是隨意一丟,就上床睡覺,家長連連稱讚日本學生生活秩序的好習慣。

或許更是民族性,學生都跟我反映,剛認識他們,好像很含蓄害羞,不容易打成一片。但相處一陣子後,特別在第二天,他們熱烈、甚而瘋狂的反應,像變成另一個人,十足的壓抑性格。尤其當師長都不在的時候,他們的表現,更讓我們的學生感到不可思議。

筆者無意比較台灣和日本的國中生誰好誰壞,因為民族性不同,社會文化不同,標準也不同。也就是因為這些不同,讓跨國、跨校交流變得有意義,值得學生、家長、老師們一起來討論、思索!

(作者為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