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七十才開始

 

今天我滿七十歲,不敢稱「華誕」,只能請老婆炒一盤「滑蛋」慶生。有朋友寄來下面這則期許,看來「人生七十才開始」確有其事。
 
 
不過,像蔣介石72歲時已經擔任第三任總統了,而且是「霸王硬上弓」,比起其他人,他的人生開始的可真早;不只如此,他的公子經國先生,不到70歲,也已經接任老爸遺留下的總統大位,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回頭看本尖尾,七十歲了還得不時和人「冤家」、在會議場「大小聲」,真是「人比人、氣死人」。(開玩笑的啦,我覺得老天待我不薄了:沒有當過總統,至少收到了正副總統、府秘書長、黨秘書長的花籃,還有本院院長的生日蛋糕,加上家人及好友們的祝福與各式豬公豬母,沒齒難忘!)
 
本來今天應該談些愉快的事,可是這星期諸事不順,很難裝出喜氣洋洋的壽星模樣。大家都知道,凡是監察院的調查案,約詢當事人是很重要的一環,因為很多真相沒有白紙黑字的記錄可稽,只存在於當事人的記憶中;尤其調查的不是近日的新聞事件、而是一、二十年前的往事,參與其事的人數又只寥寥幾位,証據更難取得。一般只能期待當事人在接受約詢時,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即或不然,至少實話實說,不要製造更多煙霧。不幸的是,當真四目相對時,真相往往「千呼萬喚躲起來」,有時明知對方在隱瞞、在呼攏  也許是與其他確切証詞或証據相違,也許是與邏輯或常理不合  但若是對方死咬不認,也只能「龜八肚火」,恨不得像哪一朝代的那位包公,可以祭出「大刑伺候」或「發落邊疆」。(也是開玩笑的啦,紅媒不要太興奮。)
 
最痛心的是,這些案子涉及轉型正義的實現,還原真相無比重要、平反受害者無比迫切、懲罰加害者無比正當;如果到頭來,事情仍是各說各話、加害與受害的人仍是不明不白,則台灣社會勢必更難等到浴火重生的一天。有位知情法官對我說:「知道你在這些案子一再受挫,心中很難過;為什麽這些人到今天都不願說出真相呢?現在究竟還有沒有人在乎正義呢?」
 
我可以理解,要承認自己過去的不是,的確要有一番掙扎:好不容易事過境遷了,何必再翻舊帳、自找麻煩呢?即使不是自己過去犯了錯,只是當時沒有抗拒壓力或見義勇為,而選擇了對惡勢力妥協或沈默,如今若出面坦白,有可能會改變目前擁有的良好人際關係、喪失享有的安適工作環境,甚至要付出被排擠、被孤立的代價,何必自討苦吃?由此可知,轉型正義要求還原真相,最大的困難在於「人性」,如何讓這個社會的中心思想,由趨吉避凶的原始人性轉變為公平正義的普世價值,是台灣人脫離劣質資本主義、超越中國帝王思想的第一步。
 
面對這些挫折,我們當然不會束手無策、打退堂鼓;畢竟已經有一位同樣心志的法官,就會有第二位、第三位、⋯⋯,大家相互打氣、堅持下去。不是說:人生七十才開始嗎?開始什麽?更有意義的人生!
< 資料來源:尖尾週記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