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富而好禮?

 

日本戲劇性逆轉敗於比國,球賽結束後日方隊員,以及在場日本觀眾的高水準文明表現,卻博得世界各地由衷尊敬讚揚,連帶應也多少修正歐洲社會,近年對東方民族的不良觀感。圖/翻攝自Twitter

日本戲劇性逆轉敗於比國,球賽結束後日方隊員,以及在場日本觀眾的高水準文明表現,卻博得世界各地由衷尊敬讚揚,連帶應也多少修正歐洲社會,近年對東方民族的不良觀感。圖/翻攝自Twitter

本屆在俄羅斯舉行的世界盃足球賽,亞洲參賽各隊成績普遍欠佳,除日本隊外,均在分組賽即告出局。而日隊雖得進入16強淘汰賽,也是首戰比利時,即落敗淘汰。所以亞洲各代表隊,除南韓爆冷門擊敗勁旅德國而外,可說無甚值得誇耀戰績。

但日本戲劇性逆轉敗於比國,球賽結束後日方隊員,以及在場日本觀眾的高水準文明表現,卻博得世界各地由衷尊敬讚揚,連帶應也多少修正歐洲社會,近年對東方民族的不良觀感。

事緣該場比賽,日本隊本以兩球領先,眼見勝利在望,不料比隊連續發動奇襲,結果反以3:2逆轉勝,粉粹日本晉級8強希望。這一沉重打擊,若在其他球隊很可能出現球員情緒失控、球迷騷動鬧場情況。

但日方球員和觀眾,失望心碎之餘,仍表現出良好風度和公德心。球員輸球後,不忘向現場觀眾致謝,回到休息室也把環境整理乾淨而後離開,在場日本球迷離去前,也清理收拾掉座位區內垃圾。日本人的優質表現,博得「我們發現了真正的勝者」、「日本是偉大的國家」等熱情洋溢禮讚。

近年來,由於中國大媽大叔遊客的種種不文明表現,恐會讓不少歐洲人興起早年對東方的成見,認為東方人均是骯髒愚昧,未開化種族。這次日本球員球迷的上佳示範,應能多少矯正這一印象,讓歐洲社會認識到大媽大叔,並不帶代表所有東方人。

上述日本球員球迷的優良風範如是,若是以之和多年前中國足球代表隊,在一重要比賽落敗,該國觀眾的非理性野蠻行徑做一對比,恐怕很足以令所謂炎黃子孫汗顏,也不免令人憂心國民素質如此暴戾,其國縱確能崛起偉大復興,對世界究是吉兆或凶兆,甚至對其自身是福是禍。

該一案例,是當時某屆亞洲盃足球賽,在中國舉行,最後冠亞軍決賽是日本3:1擊敗中國,結果是比賽甫告結束,北京國家足球場內大批群眾即失控暴動,將日本觀眾圍困在座位區不得脫身。另有一股暴眾,則結夥走向日本隊投宿飯店,沿途並集體口唸北方三字經,問候日本球員媽媽,也不知是要去呼口號發洩情緒,抑是打算揪人揍人。國人若曾看到電視播映暴亂畫面,恐也會深受現場暴戾氣氛震撼,而很難滋生一家親溫馨感受。

北京這場球賽,是開賽前即浮現一股浮躁狂熱不正常氣息,在場群眾都在期待痛宰日隊,「揚我大漢天威」,輸不得也輸不起心態,已然成形。騷動的導火線,則是日隊所進3球,其中有2球是中國群眾,認為日方越位違例在先,裁判認定進球有效是處理不公。但縱使確是如此,真要鬧事討公道,也該找裁判理論才是,為何要以暴力威脅日本球員以及觀眾?

世足盃日本球隊輸球,隊員和觀戰國人展現優美風範;中國球隊輸球,則是群眾聚集街頭,同聲口出穢語要去尋釁洩憤。兩相對照,不知誰更像文明民族?

我本人和日本人接觸不多,但也很有幾樁小事,讓我留有深刻印象。所以我對上述日本國民所表現風範,並不感覺意外。本文即就記憶所及聊舉兩例。

多年前我常去美國出差,通常都選擇搭乘日亞航到東京過夜,次日搭日航班機飛美,回程則是日航轉日亞航返台。我當時習慣做這一選擇,並非懷有皇民情結,而是很嚮往日航供應的綠茶,以及那盤色香味俱全便當午餐。

某次我從紐約飛抵東京,日航空排我住進一家「東急王子」很氣派飯店。當晚我持餐券下樓吃晚餐。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用餐指定場所,竟是一間優雅法式餐廳,在座來客,也盡是衣著入時,光鮮亮麗男女。而我因是長程飛行以舒適為先,穿著相當隨便,到此不無尷尬之感,也不知是否會因而遭受冷漠對待。

但現場一位身穿筆挺黑西裝,加配黑色蝴蝶結領結年輕領班,雖發現我僅是使用餐券旅客,仍極有禮貌引領我入座,然後鞠躬送上菜單,並告訴我能有幾項選擇,全無半點輕慢態度。多年來憶起這頓晚餐,仍對這位領班的知禮敬業,以客為尊素養感到敬佩。類似接待,除非你是知名人物,在國內高檔餐廳,只怕很難領受到。說來也很足感慨。

另一段溫馨回憶,是我另一次從紐約飛抵東京,被安排住進一家已忘卻名稱飯店,次日早晨在附近公路慢跑,所感受到日本駕車者的文明素養。

當時是由於距退房赴機場仍有一段時間,我乃換上運動服裝,沿飯店前公路旁側人行道展開慢跑。此時雖仍屬清晨,公路已呈現相當交通流量。但從我身後駛來車輛,不論是卡車或自小客車,距我仍有十數公尺時均放慢車速,待超過後再加速駛去。考其用意,當然是避免高速經過,驚擾到我這路人。每車經過均是如此而無一例外。日本國民這一文明表現,也讓我深有感觸。想來莫說對岸中國,即令在今日台灣,恐也少有汽車駕駛者,能如此體諒行人。這或也可謂禮失而求諸東洋?

古人云「富而好禮」,視之為一種美德。觀乎本文所舉種種,中國和日本,誰才更有資格稱為富而好禮?一個國家,是要口口聲聲偉大復興盛氣凌人,抑是能展現良好國民道德,才能更博得世人尊敬,甚至被譽為偉大國家?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