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陳文成」

「誰是陳文成」

全聯福利中心一則中元節有關陳文成的爭議廣告引發外界關注和熱議,最後全聯決定下架。全聯福利中心的前身是軍公教福利中心,當初我在台北市政府擔任公務員的時候,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會到這裡去買,這是黨國照顧軍公教的重要福利措施,要進去這個地方需要先看你的服務證件,對看照片是否本人,裡面賣的東西比外面便宜很多。我要去德國唸書的時候,聽柏林的學長講德國的東西很貴,想說去德國唸書應該要很多年,於是在軍公教福利中心買了非常多的東西帶去柏林,實在很土,我在德國從來沒有買過某些生活必需品,尤其準備的文具到要離開德國的時候還剩下很多,只好分送給當時在柏林的台灣朋友。

應該很多台灣年輕人不知道陳文成是誰,我在陳文成受害的第五年進入台大,當時我也不知道陳文成是誰,大一的時候有很多學長姐不知道是自己不清楚,或是不敢直接講陳文成事件。陳文成三個字我是在很久以後才知道這個名字。其實那個時候對陳文成事件的認識就好像這則廣告一樣,經過研究生圖書館的時候要小心那裡有鬼,總覺得這應該是學長刻意編出來的鬼故事,「研圖的一隻鬼」,主要是拿來泡學妹使用。想不到過了那麼久,政黨也已經輪替,陳文成事件依然被如此對待!

後來當然知道陳文成是誰,一個在美國教書的台灣人,具有高度天份的數學系教授,只是因為參加幾次支持台灣獨立和人權的遊行,捐錢給一些鼓吹台灣獨立理念的雜誌,一個發自內心熱愛台灣的人,單單只因為這樣,回台灣渡假就被國民黨的警備總部謀殺了。

這件事情讓我聯想到2017年德國右派政黨AfD拿納粹政治受難者蘇菲.索爾來當廣告的事情,「Sophie Scholl würde AfD wählen」,「蘇菲.索爾將投票支持AfD」,這個爭議的廣告在德國的網路上也引起相當大的討論,許多網友大力抨擊AfD不應該拿政治受難者來消費,不過有唸書的德國人不太會罵人,常常只會用這個字「沒有品味」(Geschmacklos),來表達自己最大的憤怒,不如我們有三字經、五字經、到N字經。不同於全聯自行下架陳文成的廣告,蘇菲.索爾的廣告因為侵犯作者的照片版權,被柏林地方法院判決下架。

德國的年輕人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誰是蘇菲.索爾,在教科書還有很多的相關書籍裡面都可以看到她的名字,常常在許多票選代表德國的人物,蘇菲.索爾總是名列前茅。可是在台灣的年輕人,認識陳文成的應該不多,只能在鬼故事裡面模糊想像在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或許這就是黨國背景前身的全聯福利中心會這樣做這則廣告的原因吧,陳文成只是一隻可憐兮兮的鬼,「能把不認識的人,當作是好兄弟,是很不容易的事。」

大家好兄弟,和稀泥不用轉型正義,兩岸一家親,被併吞也沒關係,這就是所謂的情理法,把感情和情緒放在最上位的黨國教育思考模式吧!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嘉義高中、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現任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成功大學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副主任。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