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兵團六師債券違約的警示


近來中國頻頻對台灣主權施壓,近乎歇斯底里的程度,正是反映了其內部危機嚴重而必須把焦點轉移到外部。對美國的經貿戰揚言不退讓也是這個原因。然而其結果只是危機惡化,使習王朝處於風雨飄搖中。

日前《華爾街日報》報導,新疆建設兵團第六師國有資產經營公司於八月十三日公告表示,未能償還七千三百萬美元境內債券的利息和本金,且還有一筆即將到期、價值也是人民幣五億元的債券,也存在償還困難,讓六師國資成為中國政府關聯控股公司首次出現債券違約案例。

中國的金融危機已經盛傳多時,然而第一家國企違約爆發點竟然在最需要維穩的新疆,實在使人驚愕。七月底習近平外訪歸來召開政治局會議強調的「六穩」變成是「六師不穩」。

這問題之所以重要,乃是新疆建設兵團是特殊的新疆境內的獨立王國,遍布全境。是一九五四年建立的「軍、政、企合一」的特殊社會組織,受北京直接指揮。它由青壯年組成,佔整個新疆人口的一成二,漢族近九成。簡言之,它就是鎮壓新疆叛亂的準軍事組織。以中共的財大氣粗,怎麼會讓這樣敏感的組織在敏感的時機驚爆違約?而違約的下一步可能是破產。

根據中國媒體報導,導致事件發生有四個說法:一是領導週末去釣魚了,忘記簽字;二是新疆與北京的時差因素,北京已經下班(表面上新疆與北京時間是統一的);三是企業解釋因資金調度、劃轉程式和操作時間原因;四是比較可靠的解釋,企業自身沒錢,向上級打了報告,領導或沒及時回覆,或存在其他溝通不暢問題。

雖然事後採取補救措施,包括刪除新聞免於負面影響擴大。然而它還是暴露出幾個警示:

第一,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遍布全國,包括最需要穩定的新疆。對比習近平動輒數百億美元的撒幣外交,五億人民幣算個啥?然而中國有一三六九個縣市,還有不知多少的地方與中央國企,都需要中央救濟,一旦資金鏈中斷,地方政府可能癱瘓。而號稱三兆的外匯儲備中,一半以上是外債,還包括外資流入,隨時可以溜走的等等。中國的經濟是外強中乾的紙老虎,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下,已經風雨飄搖,習近平不敢對中美經貿戰發出「最新最高指示」,讓下面先去應付。

第二,中國金融危機已經顯出端倪。一場網貸(P2P)兌付危機風暴從六月開始席捲北京、上海、廣東、浙江逾一百五十家互聯網金融平台。而今年以來已有逾三百家此類平台倒閉,涉及數以千億元人民幣規模。這種地下金融機構政府雖無償還責任,然而監管不力卻難逃責任。而這種金融平台的壯大,就是官商勾結,中小企業難以借款的原因。中國人可以不關心人權,但是他們絕對關心自己的金權,構成對習王朝的中產反對力量。因此其連鎖效應須密切觀察。

第三,六師違約沒有及時處理,說明習王朝的螺絲已經鬆脫。部門之間的溝通產生的問題如果只是官僚主義還是小事,如果是對抗破壞那才是大事,何況發生在新疆。更重要的是,習近平清除異己,提拔馬屁官員,導致官不聊生。上頭是習大草包,下面是馬屁小草包,這樣一個政權要面對國內外千變萬化的危機處理,只要一個關鍵戰術失誤,就可能導致戰略的崩盤。

這些警示有助台灣人堅定自己對政府與民主的信心,稍安毋躁;有機會時就戳紙老虎一下。香港與中國老百姓也應講究策略,做習近平政權的麻煩製造者,使它顧此失彼,配合美國的強大壓力,讓這個文革以來最不得人心的政權盡早夭折。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