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啟蒙時代」

「大學啟蒙時代」

我大二的時候有幾次去法學院找朋友(絕對不是去站崗),不小心聽過幾次林佳龍的演講,那時候連「國語」都講不好,一個升學主義下,塞滿黨國思想,從南部上來的小孩,聽到口才這麼好,邏輯這麼清楚,思想這麼先進的學長(其實也沒有,就是要求台大學生代表會能夠由學生普選和言論自由),仰慕之情滔滔不絕,就是野百合的卒仔看到明星那種感覺。其實說真的野百合的卒仔還不少,在當今的學術界、政府機構和公民營事業裡面,我還遇到幾個份量頗重的人,跟我私下打出野百合的暗號。

那時候台大的校園常常看到自由之愛四個字,主要的運動訴求就是學代普選,學生代表由學生直接選舉。因為這個運動很多人被記過,刊物被查禁,幹部被撤換,到最後最高潮就是李文忠被退學,廢除刊物審查、推動校園民主,是自由之愛運動的主軸。

我剛上大學的時候看到這個運動,並沒有什麼概念,只是有些挑戰自己原有的想法,從來沒有踏進那些風起雲湧的大新、大陸、大論社等社團一步,謹記著自己唸電機系的本分,總是帶著看熱鬧的心情在觀眾席上,尤其看到鄭文燦在台大電機系只念了一年就轉學,總感覺這一群人大逆不道、十惡不赦,怎麼可以這樣挑戰學校的尊嚴和國家的體制,唸書就好好的念,幹嘛搞什麼自由之愛。這種保守的安全想法保護年輕的自己平順地唸完了大學、研究所,骨子裡面是濃厚深植的黨國教育思想,以身為黨國菁英為榮,腦筋裡面都是哪些工程數學、電磁、電路、電子學等等,完全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

但是看了熱鬧以後,總是會有一些改變,看到演講的時候提了好幾個人的名字,於是開始看起新潮文庫的書來,卡繆、赫塞、歌德、阿德勒、齊克果、叔本華、杜斯妥也夫斯基等等等,看了這麼多的閒書,也都沒有去上課。在電機系功課最重的大二,幾乎每一科都告急,期中考慘不忍睹,期末考前才發現事態嚴重,幾天幾夜囫圇吞棗,也不知道在學些什麼東西,不過最後還是感謝許多僑生的同學,使自己保持大學沒有被當的紀錄,但是好幾科都是超低空飛過。

我算是覺醒的非常晚,但是當時在台大自由之愛的環境,讓我有很多反省和思考的空間。因為這樣的背景我總覺得人都有救,不會太討厭人家崇拜師父的那種愚蠢模樣,每個人一直到死之前都還是有反省和成長的可能。

不過我的學生看了這段文章,還是要好好的念你們電機系的書,跑來說你被當是因為看了很多閒書,這樣對我沒有用,我只是你們某某課程的經師,並不是所謂的人師。當年我也沒有去求情啊,只是拼了命地一直唸、一直唸,雖然考完試什麼都忘記了,人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走什麼道路都有他好或不好的一面。野百合的卒仔當年高考二級及格進台北市政府的時候是六職等,明星羅文嘉是十三職等,這些職等不代表什麼,但是可以給人一個啟發,想做什麼就勇敢的去做,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可能,當年我要是沒有跑去德國唸書,留下來繼續當公務員,現在大概是九職等吧,可能輕鬆很多,但是不知道會不會幸福、快樂。想這些其實一點用處都沒有,人生只有一次,一切不會從來,想要選什麼樣的路就勇往直前。

感謝自由之愛的這些前輩們,給我一個充滿啟蒙反省的年輕環境,化解我身上所植的黨國教育之毒!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