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拯救不知為奴的奴隸

「無法拯救不知為奴的奴隸」

1789年8月4日是一個神奇的日子,當天晚上一百個法國的貴族議員聚在一起,在一個咖啡館開會決定放棄自己的貴族特權,這是「法國神奇的一夜」,「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刑罰平等」、「不管出身都可以出任公職」、「廢除捐官」、「廢除宗教税」,決心改革,有人遞條子給主席,「停止開會吧,這些人都瘋了」,這些人不僅沒有瘋,其實還是先知,只是來不及了,很快就發生法國大革命。

歷史上有太多的例子告訴我們,改革太慢可能帶來革命,但是革命是否發生除了改革的快慢以外,其實還有一個重點,就是有多少人能夠感覺到身上的枷鎖,知道自己本身是奴隸。無知無覺的奴隸最為幸福,而且往往身為奴隸並不想自由,只想爭取成為奴隸的監工,一旦想要追求自由之後,就要脫離主人所建構的穩定系統,失去原來那種知天樂命、逆來順受、以主人為依歸的安全感。

在台灣這麼奴的社會,更容易搞定,只要給他們一個救世主,救世主答應有一天會讓你們離開奴隸的生活,但是在這個之前你們要先成為我的奴隸繼續為我奮鬥,某種顏色的奴隸是比任何其他顏色的奴隸高級太多,只要這樣子下去總有一天你們會自由。

曾經拯救黑色奴隸的哈莉特.塔布曼曾經說過:「我拯救了一千名的奴隸,如果當初他們知道自己是奴隸的話,我可以多拯救一千人」。

奴隸有沒有救的重點,當然在知不知道自己是奴隸,沒有比以為自己是自由的奴隸還要奴!

#奴隸的覺醒是奴隸主的夢魘
#奴隷不想自由只想改變顏色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嘉義高中、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現任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成功大學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副主任。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