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民別忘誠實與理性

 

走過威權統治,敏感性「真新聞」不能寫的「資深」世代,看到民主網路世代「假新聞」氾濫,真是心中五味雜陳。

在戒嚴統治下, 精神上最痛苦的是知識份子,特別是教師、新聞、文化工作者。他們受當局框框限制之害最深,如果要追求自由,只有一條路:出國留學。

出國留學的,有人列入國民黨的黑名單,有家歸不得;有人沒學到民主的真諦,卻拿一些皮毛作為國民黨威權體制的打手。

解嚴後黨禁報禁解除,精神得到解放的知識份子與文化人,理應與國民黨分手,偏有一票知識份子、文化人、新聞工作者,不但幫國民黨興風作浪,還去擁抱更純種、更壓制的毛列中國。

廈門大學助理教授周運中在網文指斥,「中國人最高境界是說假話、做假帳、訂假合同」。他說了實話,命運卻是被解聘;別有用心的台灣統媒,和社交媒體竟不斷宣傳中國的機會,台灣的高級知青,不顧自由,爭著要去中國教書!

台灣民主化,趕上網路發展,資訊、言論自由可謂發揮到極致,但卻失去了誠實與理性的基本倫理。熟悉並熱中電腦操作的網民,或受政治利用,或沒有存疑與查證的能力,在網路上成為造謠、呼嘯霸凌的一群。

美國地廣,天災不斷,颶風狂雨,淹水斷電,冬天大雪,機場關閉,動輒幾萬人受困機場,卻沒有人無厘頭的臭罵政府。台灣遊客因日本風災受困機場,台灣網民與國民黨政客,竟用中國製造的假新聞,瘋狂霸凌,造成外交官輕生!

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需要珍惜,不能非理性、不誠實的加以濫用;享有自由的網民世代,應秉持正義,不要蒙上欺騙造假和無理取鬧的歷史惡名。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