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兩黨都虧欠的人

 

中共的紅色中國較國民黨的白色中國之專制腐敗,有過之而無不及。新華社

李筱峰/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

由一群五○年代政治受難人及其家屬組成的「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以下簡稱「促進會」),半月前召開第九屆大會,改選新會長及幹部。吳聲潤理事長及幹部們有感於年事漸高,決定交棒給第二代繼續為轉型正義努力。

我應邀致辭,從該會的舊幹部交棒給第二代談起,說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修憲成終身職,毫無交棒觀念。中國這種專制極權的極致化,豈是前輩們當年期待「社會主義祖國」的本意?為了習皇的終身職修憲,現年94歲的吳理事長氣得頻頻搖頭。他最近出版的自傳《228之後祖國在哪裡?》,正於今天舉辦新書發表會,可惜我因另有演講,無法趨前致意,但我今天演講的主旨「告別白色恐怖,防禦紅色恐怖,維護人權尊嚴」,正可呼應吳理事長和前輩們的心路歷程。

無庸諱言,促進會的政治受難人當年幾乎都是懷抱社會主義理想的青年。回到歷史的脈絡,俄國共產革命成功之後的1920年代,正是迷人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瀰漫全球的時代。連孫文都讚譽列寧為「革命聖人」;當時「進步青年」的口頭禪是「要革命的向左轉」。1920年代中期的台灣社運,也受這股世界左翼思潮的衝擊而蓬勃發展。

這股左翼思潮到了1940年代末期,不僅在中國成為推翻國民黨的浪潮,也在台灣讓許多知識青年因失望於國民黨白色政權,而紛紛寄望於甫崛起的紅色中國。卻也因此使得他們遭受國民黨白色恐怖的摧殘。多少英靈命喪馬場町,多少青春虛擲於黑牢,多少家庭破碎、幸福斷送、春閨夢碎……。

然而曾幾何時,他們所期待的中共的紅色中國,比起國民黨的白色中國,其殘暴、專制、腐敗,卻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對滿懷期待的他們,情何以堪?最後,在看破白色、紅色兩個中國之後,許多人終於走回台灣自己的獨立路。

有正義感的人對於任何形式與路線的不義政權,都會反抗。誠如戰後一位國民黨軍法官審判楊逵時說的:「你們會反抗日本統治,也就會反抗國民黨的統治」。同樣的,有正義感的人會反對腐敗專制的國民黨,必然也會反對比國民黨更專制更腐敗的中國共產黨。1%的人口擁有全國33%的財富,這豈是正義之士追求的「社會主義祖國」?

「促進會」的許多前輩們多是這樣的知識份子,以下我試舉兩個取樣:

「受過殖民地教育,和日本小孩打架」的吳聲潤,這樣反問:「年輕的時候,『愛祖國』是怎麼變成228?」因228而看破國民黨政權,轉而期待紅色中國的吳聲潤,最後又認清中共的本質,開始主張台灣獨立,他說:「中國沒有人權、不民主,要台灣人怎麼跟他們合在一起生活?」

年少時代醉心魯迅、巴金、茅盾的蔡焜霖,坐了10年國民黨黑牢之後,仍憧憬著紅色祖國,但是中共的對台霸凌讓他醒悟。2004年他終於參加了「228牽手護台灣」,2005年他走入「326護台灣大遊行」的行列。我問蔡前輩:「現在促進會裡面像您這樣開始認同台灣的人,有多少?」他笑著說:「大概全都是吧!」

我想起英國文豪蕭伯納說過:「凡是天才年輕時多左傾,但到中年還信共產主義,一定是白癡。」

當年為了紅色中國,他們備受國民黨摧殘!而今中共的專制極權腐敗,讓他們祖國夢滅!而當年摧殘他們的國民黨,如今卻抗拒轉型正義,正與紅色祖國合流制台。

前輩們良心的心路歷程,給我們智慧與警惕:送走白色恐怖,難道還要迎接紅色恐怖嗎?

<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筱峰

李筱峰
1952 年生於台南縣麻豆鎮。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曾任《八十年代》雜誌執行主編,報社記者、編輯、主筆;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授。現任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