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中三民主義老師林瑞霞

本文發表於2016年12月31日

我的高中三民主義老師林瑞霞

桃山人文館快樂公民學苑創辦人林瑞霞表示,大學區制打破現有以戶籍地學區就學制度,激發有特色小學的企圖心,她樂見實施。(資料照,記者丁偉杰攝)

 

昨天遇到我高中的三民主義老師林瑞霞,她是一個傳奇人物,在一個充滿男生的學校任教,林老師是一個漂亮引人注意的老師,她不僅教三民主義和公民,而且身體力行,已經參選了五次嘉義市市議員的選舉,都不幸落敗,老師說:「雖然有什麼樣的公民,就會有什麼樣的政治人物,但是她要立個榜樣,就是一般好人家的女孩子,正常的人,也可以積極參與政治。」

她想要打破,台灣人在二二八和白色恐怖之後,對於參與政治的恐懼感,她是一個公民老師,也是一個優質公民的實踐者。嘉義市的地方政治,基本上,像老師這樣的人,真的非常難當選,大家都知道,老師競選的原則有兩個,一是經費絕對不會超過十萬塊,二是絕對不跑婚喪喜慶,拜票到半夜,就是老師每次參選強調的所謂「素浄參選」。

她是我在台灣,看到用最接近德國政治人物的方式參選的候選人,用理念訴求來爭取選民的支持,就這樣過了好幾十年,老師有個綽號叫「傻霞仔」,就是「唐吉訶德」的意思。

我跟許多成績好的學生一樣,念高中的時候,是瞧不起三民主義這個科目,即使老師是「林瑞霞」,這個科目就是洗腦背誦,把一些標準的說法背起來,就可以拿到高分,上課時我總是坐在最後面,老師上課上到一半,常常會冒出一句,班長你現在是在算數學,還是在看物理,我也不以為意,只覺得老師很討厭,教這種這麼爛的科目,還要管我幹嘛,當年真的很對不起老師。

老師昨天跟我講,有以前嘉中畢業的學長,念的是台大醫科,寫一封很長的信,用傳統的毛筆字,描述這種過程,他大學的時候才覺醒,回想過去覺得很對不起老師,就寫一封信跟她道歉,當年老師教的東西,對人生的影響,可不是那些數學和物理啊,毫無作用的東西,老師說這些事情時,是用一種很欣慰驕傲的表情,不會寫毛筆字,也沒有誠意的我,趕快利用這個機會,搭一下便車,也跟老師懺悔一番,真是一個投機取巧的學生。

老師在嘉義有個桃山人文會館,她繼續在為台灣民主和公民運動奮鬥,她嚴格監督嘉義市議會議員的出席和問政的狀況,因為有她,嘉義市的政治有些微妙的改變,她也很驕傲的說:「有一些市議員,會跟她說,竟然妳這個選不上的來管我這個選上的。」

她也說現在有一些比較長眼的市議員,了解時代的脈動,常常會出席她所舉辦的公民活動,以前都是來致詞一下立刻就走,現在會聽大家的聲音,了解大家的想法,坐到最後再和大家綜合討論,闡述自己的想法跟做法,她跟我說318的公民運動,真的改變了台灣很多,這是其中之一。

我不曉得老師還會不會參選,我只知道像老師這樣人愈多,台灣就會愈好,總有一天台灣會進步到有資格,擁有像老師這樣的市議員。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