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越久,收費越低!

 

 
這星期收到一位南部朋友的長信,事實上這是他在短短兩個月內的第二封,主要在陳述他妻子五、六年前重病氣切成殘,入住某署立醫院附設的護理之家,造成家中經濟的沈重負擔,但還是咬緊牙關挪出一筆經費,打算應付未來20年的醫療與養護之用。不料去年十一月起,院方大幅調漲各項收費,養護費由原先每月 $39,000-$42,000,一舉漲到 $49,121,漲幅達23% 左右。雖然院方解釋,新的收費包含伙食費,但對無法享受正常伙食的氣切病人而言,不僅不准剔除伙食費,而且還得額外繳付 $2,100的灌食費,真的是雪上加霜。朋友的結論是:有不少「住民」不得已選擇離去,至於他自己,那筆好不容易挪出來的款項,這一下驟然「縮水」四分之一,等於只能撐過原來預計期間的四分之三;對一個平常老百姓而言,年紀只會越來越大,收入卻不會越來越高,積蓄更不會越來越多,當然對未來也就越來越沒有把握了。
 
這封信尖尾讀來確實沈重,似乎也只能跟著歎息:「這就是人生」,但是讀到信的最後一段,我卻心中一動,在此抄錄重點如下:
有一位照服員告訴我,她在屏東基督教醫院聽到一位日本醫師演講說到,日本政府重視長照問題,在日本的護理之家是住越久收費越低,⋯⋯
這才對啊,住越久收費越低,這應該是「長照」的基本精神。長期照護是一種福利措施,不是以公平性為主要考量,所以不能依「使用者付費」或「受益者付費」之類的公共財分配原則處理。如果一個人年紀越長、身體越差、收入越少,反而生活負擔越重,怎麽能稱為政府的長期照護呢?這個淺顯的道理,我們的衛福部難道不知道?

 
我相信衛福部不是不瞭解長照的意義,問題的癥結在一個「錢」字,預算不足,只好任憑轄下的護理之家用漲滿漲足的方式,來應付營運的虧損。這就令尖尾想到日前社會上鬧得不可開交的「紅包之亂」。據媒體報導,此事出自去年九合一大選民進黨大敗,檢討會中認為,年輕選民不滿於薪資長期停滯是主因之一,所以蔡總統在元旦談話中提出「分享經濟紅利」,將這兩年景氣活絡、營所稅與遺產稅等超徵的部份,加上累積的歲計剩餘,以現金發放給低所得者每人若干。這個建議引起各方相當多的批評,於是行政院趕緊研商具體方案,但適逢內閣總辭,究竟如何決定,至今未明。

尖尾對「分享經濟紅利」的概念,不是很贊同,理由有二:首先,以「紅利分享」為名義,卻以低所得者為發放對象,是相互矛盾的。因為稅收超徵的主要「功臣」是高所得者或資產階級,依照論功行賞的分紅原則,紅利應與貢獻成正比,此所以有繳稅大戶反對以現金發放給無稅負的低收入者,你可以說反對者愛心不夠,卻不能說他們全無道理,因為蔡總統並沒有表示這是一種福利措施或重分配政策。也有些人舉出馬前總統剛上任時發放了 $857 億的「消費券」,金額是這次的一倍有餘,怎麽沒人反對?但至少那次所標榜的政策是為了「提振消費、繁榮經濟」,而且撒錢方式是不分所得高低、人人有獎,雖然最後是笑話一場,所增加的「國內生產毛額」(GDP) 還不夠舉債花掉的本錢,但終究沒有像這回「名實不符」的問題。
 
其次,這是一種單向性、且單次性的給付,除了製造一次「小確幸」之外,恐怕也不會有其他值得期待的經濟效用。所謂單向性,是相對於景氣逆轉時,不可能回頭向人民多課些稅來平衡,所以一旦送出,就大江東流,無法循環利用。所謂單次性,是相對於制度性,兩者的差異在於是否有「誘因機制」,也就是「魚」與「釣竿」的老問題;單次的紅包就像請人民免費吃一頓黑鮪魚生魚片,吃了可能燃起再吃的慾望,卻不會燃起努力捕魚的想法。相對而言,類似「負所得稅」(NIT) 的制度就是把所有的補貼化為無形的釣竿,把重分配政策的焦點轉移到誘因的建立上。大體而言,這種稅制首先需依經濟社會的生活狀況界定一個「基本」所得水準,任何人的稅後淨收入不得低於這個下限。因此對零所得者,政府課以最大額的負所得稅,亦即全額補貼其基本所得;對低所得者,政府以部份補貼使其稅後所得高於稅前,收入至少是由基本水準起跳,所以為了增加收入,不會五體不勤、飯來才張口。一個經濟要改採這種稅制,需要先有一筆預算,在誘因機制尚未發揮功能前,供做補貼之用,以往的歲計剩餘正好做為新稅制的「第一桶金」。
 
假設蔡政府還沒有打算進行可長可久的稅制改革,那麽尖尾會主張把這筆預期外的收益用在前述「長照」的經費需求上,其實這也是部份論者的主張。台灣人口老化的現象已經到了不能不正視的地步,尖尾自己都年逾古稀,還有一位高齡 98 的丈母娘在安養中心住了十多年了;左鄰右舍多數的家庭也都有八、九十歲的長輩要撫養,除非長輩在年輕力壯時未雨綢繆、戮力積蓄,否則現在只能靠家中成年工作者孝敬,其負擔的沈重可想而知。如果政府對長照計畫仍抱持著「量力而為」的消極心態,斤斤計較於長照機構的損益兩平,不能政策性的提供令人安心的長照服務,則年輕一代的經濟狀況勢必被拖累,形成一個跨世代的惡性循環。如何才是安心的照護?最重要的是讓住民無後顧之憂;如何才無後顧之憂?我想就從「住越久、收費越低」開始吧!
< 資料來源:尖尾週記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師孟

陳師孟
經濟學家,出生於美國馬里蘭州,祖父為蔣介石文膽陳布雷,父母皆為蔣介石同鄉浙江人,1歲後(1949年)隨家人自美遷台。曾任台北市副市長、總統府秘書長、民進黨秘書長。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退休,現任監察委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