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人心的華航機師罷工

 

華航這次罷工與2016年那次一樣有強烈政治訊號,因為明明是勞資談判,竟然有人硬把它牽扯到民進黨的派系鬥爭,這如果不是來自國共的挑撥離間,會來自哪裡?圖/擷自華航官網

華航這次罷工與2016年那次一樣有強烈政治訊號,因為明明是勞資談判,竟然有人硬把它牽扯到民進黨的派系鬥爭,這如果不是來自國共的挑撥離間,會來自哪裡?圖/擷自華航官網

華航機師罷工,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又來了」。

2016年6月下旬蔡英文擔任總統首度出訪之日,華航空服員工會組織罷工,此後罷工得到的權益人人有份,只有蔡英文所搭那架華航專機的空服員沒份。如果說它沒有政治動機,我不會相信。因為是突然襲擊,華航完全沒有準備,數萬旅客受影響。被調去救火的現任董事長何煖軒被迫與工會訂下城下之盟,工會的絕大部分要求得到滿足。此事蔡英文剛上台不久,華航資方也有應對遲緩之責,是否有意只有他們自己心裡明白。

2018年8月, 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旗下的華航分會及長榮分會會員,不滿勞資調解破裂,發起罷工投票。華航、長榮機師各提出28項與16項訴求,多與福利、勞動條件有關。他們準備利用中秋假期旅客繁忙時舉行罷工,但是聲稱會在7-10天前做出預告,以便資方做準備。

華航當時表示,工會28項訴求中,飛時疲勞管理、外籍機師訓練限制、ACM派遣、不按FOQA飛行計畫處分等,現制均優於民航法規或已有申訴管道,部分涉及修法。至於工會要求解僱否決權、主管票選、雙向互評等訴求,恐導致企業內權責混亂,沒有應承。當時還有放寬機師酒測等主張也被否決。由於應變時間長,兩航資方做了破局準備,加上有些訴求很不合理,輿論嘩然,所以罷工未成。

又是這個機師工會,還是那個長榮的李信燕,大概吸取上次教訓,不能給資方有所準備,所以在這次連上次所謂的7-10天前通知也沒有,在春節發動突然襲擊,導致萬人左右旅客受影響。顯然,有人認為,綁架旅客為自己謀福利是最佳手段。

2月9日下午的勞資談判,因為工會挾著已經回收了450張機師檢定證而接近半數的氣勢(原先為380張),臨時改變訴求而加碼,導致5大訴求的第一訴求資方依照原先條件做了讓步而一樣破局。也怪不得工會不敢直播談判讓民眾來評判是非對錯。後面其他訴求有的更加刁鑽,尤其臨時增加訴求根本有悖誠信,再談下去應該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好在春節假期即將結束,工會手裡的人質急劇減少,該輪到他們讓步了。

爭取權益當然是人權的一部分,然而人權與權益不是漫無限制,尤其侵害到更多人權益的時候。例如一千個機師的權益要害到一萬個旅客的權益就不對了。何況這個權益是不是真正非常必要的權益,例如遠低於國際標準而須盡快解決?顯然不是,而是高於國際標準而有外籍機師很願意來台灣服務。因此要限制外籍機師居然也成為這兩次罷工的要求。顯然如果外籍機師多了,工會威脅資方與旅客的籌碼就少了。何況外籍機師沒有中國節日的觀念,什麼春節、中秋與他們有屁關係?

華航是黨國體制留下的產物,從資方、人事到工會都存在結構性的問題,都需要進行改革,但是改革要顧及各方利益,尤其是消費者的利益。背離這個原則,都要檢討。台灣工會運動並不蓬勃,有許多勞工的基本權益的確存在不少問題。然而最活躍的機師工會給社會不良的觀瞻,會影響其他工會的正常發展。另外共產黨最善於操弄工會成為黨的御用工具,也是台灣工會運動需要嚴加防範的。

這次罷工與2016年那次一樣有強烈政治訊號,因為明明是勞資談判,竟然有人硬把它牽扯到民進黨的派系鬥爭,什麼鄭文燦代表新潮流,林佳龍代表正國會,這如果不是來自國共的挑撥離間,會來自哪裡?鄭、林正是派系裡很理性的兩位,這種挑撥只會讓民眾更加警覺中國第五縱隊的無孔不入,保護台灣正是勞資雙方的共同目標。看看中國勞工的抗爭,包括支持他們的北京大學學生,如何一個個被當局逮捕。

政府官員批評何煖軒過於強硬;之所以如此,不因為他前兩次被工會的予取予求要挾氣壞了?然而從大局出發,何煖軒還得放軟身段,謀求協商和解,尤其要讓工會會員了解他們領導人的別有企圖,才能做到勞資合作,辦好華航。華航的改革任務還很重,常常被誤認為中國的航空公司,這點更需要大家努力,徹底改變。

< 資料來源:《民報》【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