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與陳澄波的台灣密碼

陳澄波自畫像。(資料照)陳澄波自畫像。(資料照)

陳啟濃/國中校長

 

過年前回老家整理打掃,無意間從已故父親的櫥櫃中,發現父親二張在日本時代總督府發的證書,一張是台中州工業技術員的證書,另一張是台北事務員養成的證書。分別是昭和十八年與二十年,而昭和二十年是西元一九四五年,剛好是台灣淪為國民黨統治的年分。這二張證書在櫥櫃可能躺了超過七十年,父親完全沒有使用的機會。

剛好過年前到台北,參加高中同學公司的尾牙宴,到迪化街辦年貨,逛了日本時代是屈臣氏的「1926」書店,買了「陳澄波的密碼」一書。這幾天剛看完,以前對陳澄波稍有認識,這次有機會從書中,對他的生平有更深入的認識與理解。

父親因國民黨來台灣後的失志,因為日本時代的所有聘書,新政府一概不承認,或許日本政府繼續在台灣,父親有機會成為工程師,或是高階公務人員,文武雙全的父親,可能也沒預想到,辛苦付出,努力學習得到的證書,換了政府就一文不值。

而當年的陳澄波更讓人遺憾,他的藝術天賦,加上認真學習的態度,到日本留學藝術,到中國成為教授,風光一時。卻逃離不開身為台灣人的歷史悲哀,在日本是次等的台灣日本人,在中國是被瞧不起的外國人,當時的中國人歧視台灣人,只因台灣是日本的殖民地。國家認同找不到歸屬的陳澄波,雖然也接受國民黨的到來,在二二八事件時,卻因為急公好義的心腸,讓他成為槍下冤魂。本來可以成為國際級的藝術人才,在當年國民黨鎮壓的氛圍下,生命毫無價值,台灣人更是淪為中國人的犧牲品。

原來父親和陳澄波有共同的遭遇,身為台灣人的歷史悲哀,一生鬱鬱不得志。然而父親選擇當個無言的農夫,辛勤照顧六名子女,比起熱心公共事務的陳澄波,慘遭槍決,幸運多了。但是父親終其一生,也遺留了對台灣命運的生命密碼,這同時也是許多台灣人的無奈與辛酸。

年過五十才真正發現並體會到父親為了保護我隱藏的生命密碼,當年父親沒有支持我念法律系,卻支持我進師範體系,將來當個中學老師,能過安定平凡的生活。正因為父親經歷過政權更替,證書毫無用處的辛酸,也見證或耳聞二二八事件,台灣人的傷痛,以及國民黨統治以後的高壓政治氛圍。許多像陳澄波這樣有膽識有作為的台灣知識份子,都死在前面,理想抱負都無從施展,就結束寶貴的生命了。

然而政黨輪替第三次了,台灣主體性卻還沒建立,台灣人的命運還跟中國牽扯不清。「正名制憲」雖然遙不可及,然則想到父親的愛兒心切,想到許多台灣人像陳澄波的壯志未酬身先死,台灣建國的路途,讓我的心更加熱血澎湃。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