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

 

1984 中「真理部」主要負責根據現實和宣傳需要,改寫歷史文獻,報紙,和文學著作,真理部的底下有個「忘懷洞」把文件扔進去,歷史就消失了。「真理部」負責宣傳和修改歷史,「友愛部」負責酷刑和洗腦,「富裕部」負責物資的分配與控制,「和平部」負責戰爭和暴行。

現在的世界比1984中所描述的場景還要更加進化,喬治歐威爾的時代並沒有現在這麼好的資訊科技,網路傳播工具和人工智慧,改寫歷史扭曲真相的工作,不用離線事後靠「忘懷洞」的處理,所有現在發生的事情就可以即時處理,完成「真理部」的任務。

「真理部」這樣有效地運作之後,「富裕部」只要用非常簡單的口號「發大財」、「人民有錢」,否定所有以前的成就,也不用有任何具體的方法,更荒謬的是一個失業接近二十年的人,告訴其他兢兢業業的人,你們這二十年都在混,大家也非常相信。聽到這句話我不免膽戰心驚地回憶我過去二十年到底都在做什麼,不免也自我懷疑,甚至自我否定了起來。經過了二十年,日子沒有變得比較好,反而變得比較窮了,因為時間是最寶貴的金錢。

「和平部」的工作真的非常成功,連全台灣最有錢的人都認為「國防靠和平」,這個不是比喬治.歐威爾的「戰爭即和平」還要更高的境界,連資源這麼多的人都想要用投降屈服的手段來得到和平,一般人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台灣目前只剩下缺少「友愛部」的工作,其實中國人這麼多,這個部會沒有必要成立,效果也不會太好,用別的方法可能更加有效率,以前有些國家就已經嘗試過了,或許只需要附屬在真理部下面成立一個小規模的「友愛司」即可。

以前我看了不少李敖的節目,他總是拿著報紙在講歷史,我常常會懷疑報紙的報導就是真相嗎?活在現代的世界更驗證了我以前自己的懷疑有很大的道理。有些人嘲笑這些愚蠢媒體的報導,甚至有些人滿懷希望地認為很久以前高雄所謂白冰冰「不是人」的政治宣傳歷史可以重演,「會引人反感的」。

我倒是沒有那麼樂觀,在資訊科技高度發展的時代裡面,政治宣傳更加多元和複雜化,謊言講了一千次就變成真理,講了一百萬次會令人反感,講了一千萬次就變成宗教教義,這是過去的世界。在這一個客制化謊言的時代,不會讓人反感,甚至有所警覺。身處激烈戰況的資訊戰爭之中,光「言論自由」四個字的武器就會讓人招架不住,已經到亡國的邊緣,更不用講其他的手段。

假如自由真的有什麼意義,就是告訴人們他們不想聽的。
~喬治‧歐威爾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