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國.台灣

 

今天是中國五四運動的100周年,習近平發表五四運動百年紀念談話,這應該是五四運動以來對五四最大的打臉與諷刺!

紀念五四運動,不能不兼顧五四運動的兩層意義:狹義的五四運動,是指1919年的5月4日中國北京大學學生因抗議巴黎和會(一次戰後)將中國山東的權益讓渡給日本,而引發的學生示威運動,南京、上海、杭州、武漢……各大城市學生紛紛響應。這個示威運動的主調,即他們當時楬櫫的口號「外抗強權、內除國賊」。這個主調當然符合今天習近平們標榜的反帝的民族主義。

但是,千萬別忽略了史學上所說的「五四運動」還有更廣義的解釋,那就是1919年的前後數年之間,中國知識份子胡適、陳獨秀、蔡元培、魯迅等等所推動的新文化新思想運動。他們對傳統禮教、封建舊俗,乃至舊文學、舊價值的全盤檢討,因此又稱為「五四新文化運動」。這個廣義的「五四運動」的主調在於「德先生」(Democracy)和「賽先生」(Science)。

在狹義的五四運動爆發的4個月前,1919年1月陳獨秀在《新青年》明白揭示新文化運動的兩大原則是「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他認為只有科學與民主「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的一切的黑暗」。

弔詭的是,提倡科學與民主的陳獨秀,正是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而後來他卻遭中國共產黨開除黨籍。他所提倡的德先生與賽先生,其中的德先生正是中共最害怕的,早就被中共斬決了。中共在德先生與賽先生的五四浪潮中誕生,但是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卻成為摧殘民主最徹底的政權。如今習近平修憲讓自己成為終身職,只差沒有穿龍袍戴皇冠。「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給習皇統治下的中國的「自由度」打11分(台灣93分)真是恰如其分。

孫文痛罵滿清的話,今天拿來看中共還真管用:「集會有禁,文字成獄,人民之集會自由、出版自由、思想自由,皆已削奪淨盡」。中共十九大之後,規定具有西方「三權分立」思想的人不得參加共產黨,而且禁止大學講課提倡西方的「三權分立」學說。

五四已經100年了,中國的德先生還生不下來!那麼賽先生的科學呢?持平而論,中國在科學方面當然有長足進展,但不幸的是,賽先生卻被拿來摧殘德先生,罄竹難書。像人臉辨識、用AI(人工智慧)輔助的數位監控技術控管全民,以新疆做為機器學習的練兵場;用軍機、航艦、飛彈威脅民主台灣;運用網路透過網軍製造假消息打擊台灣;操控台灣的部分媒體……在在都是科學的運用。

只發展科學而不發展民主,科學淪入專制極權手中,至為危險!對內壓迫人民,對外成為破壞和平的強權,這樣的政權在紀念五四,有夠諷刺。

中國五四學生運動那一年的年底,台灣留日學生與蔡惠如、林獻堂組成了「新民會」,掀起1920年代台灣的公民覺醒運動。新民會當時還曾主張與中國五四的新青年互通聲氣。台灣當時的菁英,與中國五四知識份子都同樣是受世界新思潮的影響而圖謀變革。100年來,台灣的賽先生與德先生都茁長成人,不僅高科技受世界重視,民主發展也受世界肯定。

但是民主台灣正面臨專制中國的威脅。而台灣內部卻有人不知珍惜93分的自由度,有意替專制中國侵吞民主台灣,看來五四學生運動那句口號也很值得我們今天參考──「外抗強權、內除國賊」!

< 資料來源:李筱峰教授個人網站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筱峰

李筱峰
1952 年生於台南縣麻豆鎮。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曾任《八十年代》雜誌執行主編,報社記者、編輯、主筆;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授。現任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