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吃草呢?

 

郭台銘那樣的表演有沒有用?從媽祖托夢、睡在地上、炸雞排、一直到吃草等等,雖然在我大部分的同溫層朋友裡面都認為是可笑的事情,這些做法其實有蠻大的用心,想要清洗郭台銘一直以來的專橫、霸道、血汗的老闆形象,這些喜劇演員般的表演當然會有一定的效果,花錢請的媒體公關公司也不全都在騙錢,「如果沒有用,韓國瑜就不會當選」,光用這一句話就不曉得可以騙到果凍多少錢。

人活在現代世界當中,事情千變萬化而且太過複雜,像郭台銘和韓國瑜這樣的人會想辦法為錯綜複雜的問題提供簡單的方法,反正高雄發大財就是所有問題的答案。民主中的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對的,這就是為什麼每個人都想強加他的想法在別人身上。不同之處在於一般人會承認自己可能最終是錯了,接受反對的意見基本上有其他方面的邏輯思考。 但是民粹主義者並不這麼認為,這些都是原來的既得利益者和精英的陰謀。

世界經濟體系,現代時代太複雜,民粹主義者提供簡單的解決方案。所以你沒有辦法這些民粹主義的粉用太複雜的言語交談,但是如果認為用民粹主義的語言講話可以達到什麼樣的效果則是異想天開,最近很多人分享館長的言論,他以前那樣痛罵民進黨,現在罵韓國瑜和郭台銘,很多朋友感到高興,甚至有一種療癒的效果,亡國感這麼重,台獨華獨什麼獨都不重要,只要不被統一就好了。你怎麼知道這樣的言語下一次炮口會轉向何方,一堆館長粉最後會走向何處?用民粹打敗民粹是最民粹的方法,就我個人看起來效果並不會很好。

民粹主義支持者並不是沒有道德,相反地,如果沒有道德,民粹主義就無法發揮作用,民粹的意志不是經驗主義,而是道德主義的概念。關鍵是民粹主義政客假裝只是被動地形成現有的民意。事實上,民粹主義政客總是自己塑造這些民意。當年在太陽花運動的時候,很多人恍然大悟,原來反對服貿、不想和中國統一的民意才是多數,現在又在重複當年那樣的過程。

民粹主義政客聲稱為複雜問題提供簡單的解決方案,這些簡化對於成功的政治運動很有用,尤其作為「唯一真正的民意代表」,他們在言辭上明確區分了所謂的其他的立場,韓粉瘋狂的攻擊黨內外的反對者就展現了這樣的現象。

最近有一些人很有耐心的去面對自己的父母,周圍的朋友,甚至在各種的場合,用淺顯的生活道理去影響周邊的民粹主義支持粉,這些做起來很累,需要許多的耐心,實際面對很多的衝突,看起來有點像唐吉柯德,但這的確是唯一有用的方法,像館長那樣的言論大家會很爽,但是用民粹對抗民粹真的很民粹,可能有部分的效果,尤其當這個民粹轉彎的時候,我想可能是更大的民粹吧!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