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與中國文化

 

今年是「六四」三十週年。華人民主書院與香港支聯會在台灣主辦了「中國民主運動的價值更新與路徑探索」研討會。

參與這次討論的海外人士也與過去的民運混混有別,多為親歷與學有專長者。例如自始至終參與六四後流亡美國,在洛杉磯創辦《自由新聞導報》,十五年後移交他人而自己從事六四研究,並著有《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與《六四事件全程實錄》重要學術著作的吳仁華,報告深受歡迎。他因為沒有加入國民黨成為秘密黨員,長期備受台灣冷遇,到蔡英文選上總統後才受邀重來台灣。至今還是在加州租房住,而各式「領袖」,因為到處撈錢或從事政庇生意,房子已不止一、兩間了。

我因為忙著自己的回憶錄而沒有參與,開會也沒有全程參加,不過我也了解紀念六四的重大缺失在哪裡?這也是我後來一直思考的問題:以當時的人氣,為何被戒嚴部隊一打就散,並且幾十年無從再起;而有些領袖也沉淪而成為負面人物。我也思考,馬列主義已經不是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理論,可是中國的民主運動為何幾乎銷聲匿跡,共產黨靠什麼意識形態統治它的人民?這些,最終都要歸結到文化問題。美國最近把中美貿易戰也歸結為文明衝突同是一個脈絡。

因此,我在會場所做的唯一提問就是希望以後能夠關注文化問題。中國人就是被中國文化害死的;我也批評以前西方國家許多中國通對中國文化錯誤認識導致對中國的錯誤政策;也稱讚白邦瑞對中國文化有了認識,所以對中國的反擊才有力。不過我的問題也許太大,或太敏感而無人回應。

那天晚餐,一位近幾年到了美國的北京大學教授突然起來講話向我開砲,意思是說我污衊了中國通。他說好多中國通是他的好朋友云云,例如黎安友、白邦瑞,只有費正清親共,其他不是。林培瑞幫助方勵之也冒了很大風險。

我聽了好笑。我認識林培瑞多年,當年我去過方勵之的家。方勵之出席老布希總統的宴會被公安阻擋,以及以後到美國使館避難,我寫了多篇文章痛斥中共的流氓行為,這位教授當時根本不知道。一九八九年六四後,我在美國還採訪了費正清,他有悔意。不過我承認當時對中國文化的認識還不夠,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問他。多年之後,我看到美國許多不對勁的中國政策,才回想文革後期看過費正清的《美國與中國》,對儒家的推崇,導致對中國文化的誤判與對共產黨的誤判。這些傳給他的門生與外延,怎麼不會誤導政策?

未來的六四紀念活動如果不去批判中國文化的危害,就無法真正啟迪民眾,這才是真正的價值更新。台灣的轉型正義也是這個問題。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