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六月九日香港百萬人大遊行,被形容為香港人最後的鬥爭,不禁讓我想起共產國歌《國際歌》中這一句:「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現在正是用這一句來看待香港人對中共的反抗:只有團結起來進行最後的鬥爭,香港人才有明天!

最後的鬥爭,是因為送中條例的通過,將不是香港人核心價值存亡問題,或者是政治經濟議題,而是香港人能不能維護自己生命安全的問題。因為香港人太了解中國的司法,一旦被送中,就是送終。明明是野蠻的人治,中共卻要把自己打扮成文明的法治才更可怕。銅鑼灣書店還沒有出人命,出人命的不知有多少。去年港商劉希泳被九位檢察官「依法治國」虐死就是案例。香港人為了保命,已經退無可退。

異議人士被送中,黑白分明;建制派人士因為金錢糾葛或人事鬥爭被送中,那就說不清了。香港律師會已被中共嚴重滲透,這次意外發表強硬聲明;因為他們在中國的許多業務如果不小心得罪了權貴,連律師都會被抓,無法躲在香港避風了。生意人與中國的接觸遠多過香港泛民,他們風險更大。

立法會的泛民議員已經無法阻擋條例通過。反對派多個議員已經在這幾年由北京「釋法」,或被馬屁官員拔除,失去三分之一關鍵少數的地位;立法會也通過各種限制泛民議員的規定。港共政府蔑視上街的百萬人,六四也沒發生的罷工罷市將在今天出現,港共也不會在乎。

香港最後的鬥爭其實也是世界對抗中共的最後鬥爭。九七年香港主權轉移,是「蘇東波」後對民主的逆流,原因是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綏靖政策而養虎為患。如今美國醒覺,仍有一些西方國家因為不同原因而假睡不醒。然而習近平的進化是連老外都抓。如果這次還不能壓下中國的氣焰,很快中國的國力將趕上各懷鬼胎的西方國家,導致自由世界的崩盤。

台灣不是沒事,兩三個月前,一位天然獨的在校學生在香港轉機,一下機就被三位保安人員監控。你可以不去香港,不在香港轉機,然而一旦因為天候飛機被迫在香港降落,就如進入虎口。

因此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如何支援香港,是香港未來勝敗的重要因素,也是人類是否充當共產奴隸的重要標誌。

敏感的官媒《環球時報》首先批判香港人「挾洋自重」,就是害怕美國出手。然而《國際歌》的最後一句是「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不就是「挾洋自重」一定要實現嗎?中共本身就是挾洋自重的產物,在國際化的今天,香港人民、台灣人民,乃至中國人民,只有挾洋自重,和西方國家在一起進行最後的鬥爭,才能團結起來到明天。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