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不想自由,只想當有外國護照的特首

 

香港如果是中國內地的一個城市,對中國就不會產生這麼大的困擾,中國是個資訊科技獨裁的政府,每個城市有這麼多在街頭的攝影機和高度人工智慧臉孔影像辨識,想要形成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在初始階段串聯規劃的人立刻會被消滅,所有的政治運動都會被防患未然,不可能有像香港這樣一、兩百萬人站出來抗議的機會。

在我成長的階段,香港一直是一個令我羨慕的地方,本來廣東話代表是一種自由進步,現在卻成為一種在垂死之前大聲呼喊的悲壯語言。在香港剛回歸中國的階段,香港佔中國經濟總產值的20%,但是今天這個數字已經降到了3%,去年深圳這個模仿依附香港長大的科技城市已經超越了香港。本來的東方明珠已經不再閃閃發亮,在今年的年初中國政府宣布了大灣區的計劃,想要把珠江三角洲十一個城市整合成為一個大城市區,香港不再成為一個重要的城市,而是一個城市裡面的區域,看到這個計劃不免為香港感到悲哀,以後可能連特首都沒有,只剩下區長。

針對香港的示威遊行,中國的媒體報導全部都是指向外國勢力的介入,北京支持送中法,任何其他國家、組織或個人都無權干涉。一個700萬人的城市有200萬人站出來在街頭抗議,很明顯這樣的說辭無法經得起任何的檢驗。北京這個高科技人工智慧的警察國家在事前防堵、事中審查鎮壓和事後懲罰威嚇在整個中國都非常有效率的進行。但是畢竟現階段的香港還是在網路長城之外,所以還有這樣的上街頭示威抗議的機會,雖然許多香港大規模的抗議最後都沒有達成任何的效果,但是香港抗議的圖片和影像,對中國身為一個成熟、負責任的世界大國角色,造成巨大形象的損害,這是香港的示威遊行對中國唯一有威脅性的武器,其他幾乎就沒有了!

香港特首林鄭在禮拜三晚上透過電視鏡頭為自己辯護:「說我出賣香港?我怎麼可能?我可是在這裡長大!」這種依附獨裁政權之後自我審查、自我異化式的奴隸工頭言論,我們常常可以在歷史上看到,當年彭定康要走的時候早就留下香港人自己會把香港的自由一步一步奉獻給中國主人的政治預言。

林鄭這種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場景拉回台灣,即使在香港這樣200萬人上街頭,為僅存的自由做最後垂死之前掙扎的時候,有多少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長大的台灣人正在參加海峽論壇,聽說超過一萬個台灣人,其實台灣不管各行各業,只要掛上「海峽」兩個字通常都好處多多,但是在香港現在的情況之下,光明正大地這樣跑去中國接受「一國兩制」,真的已經找不到什麼形容詞來描述這種人了。

其實奴隸並沒有想要自由,只想當身邊有一本外國護照,為主人鞭策奴隸的特首!然後更下級的奴隸還認為自己很自由,只要不碰觸關閉自己的鐵絲網通電圍牆,就不會被電到!

沒有比自以為是自由的奴隸,還要更奴的了。
~歌德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