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何去何從?

 

對所謂27.4%的那些公民來說,痛苦並沒有結束,這痛苦並不只是替賴清德在這場初選中受到的霸凌感到不平;更大的痛苦是看到幾十年來自己無怨無悔支持出來的民進黨,公然背叛創黨的理念和道德價值。圖/民報資料照

對所謂27.4%的那些公民來說,痛苦並沒有結束,這痛苦並不只是替賴清德在這場初選中受到的霸凌感到不平;更大的痛苦是看到幾十年來自己無怨無悔支持出來的民進黨,公然背叛創黨的理念和道德價值。圖/民報資料照

3月18日以來,飽受爭議的初選,終於在6月13日,以不完美的結局作收。儘管是個結束,但是對所謂27.4%的那些公民來說(假設這是真實的),痛苦並沒有結束,甚至更為加劇。而這痛苦並不只是替賴清德在這場初選中受到的霸凌感到不平;更大的痛苦是看到幾十年來自己無怨無悔支持出來的民進黨,公然背叛創黨的理念和道德價值。對堅持台灣價值的人來說,這無異於被曾經山盟海誓的愛人背叛。甚且也是台灣前途希望的破滅。我景仰的一些學者和評論家,大部分都擲筆三嘆,不願再發表意見。我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但我知道這是不對的。也有些人,怕被冠以分裂的罪名而不敢再發言,我認為這更是沒有道理,分裂是蔡英文和中執會製造出來的。當初就有明白人一再提出警告,但是民進黨中央,橫柴入灶,根本不在乎分不分裂。

沒有勇氣 無法持續實踐其他美德

但這就是政治現實,殘酷的現實。如果這35%和27%的選民無法互相說服,那麼恐怕更殘酷的現實,不是失去民進黨政權,而是人民思想的分歧。不管輸贏,四年很快就會過去。然而思想的幼稚和分歧則是後殖民難以救藥的悲劇。如果台灣人的思想,仍然停留在戒嚴時期的水準,則台灣人將永遠陷入被殖民的分歧模式輪迴。理想和現實永遠不會完美吻合。路線永遠存在著分歧。台灣人甚麼時候能夠從後殖民的悲遇中超脫?唯有台灣人政治能完全解殖,思想和心靈境界能夠提升,才有可能。前(18)天下午去火車站聯署勸慰黃華,胸中一股莫名的悲情再起。那些當年同受國民黨黑獄壓迫的同志,如今在哪裡?當晚我又去聯合國協進會,聽楊黃美幸講述高俊明牧師回憶錄《十字架之路》。因為高俊明牧師是楊黃美幸的舅舅,所以講起來更加情真意切。她引用美國當代女詩人Maya Angelou的話說:「勇氣是所有美德中最重要的,因為沒有勇氣,你無法持續實踐其他美德。」

高俊明牧師1970被推選為長老教會議長,並擔任總幹事十九年。長老教會公開發表三次聲明,用行動實現正義,替台灣人爭取基本人權和正義:

  1971 的 『台灣住民自決』

  1975 的 『我們的呼籲』

  1977 的 『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

大家想一想,這在戒嚴時期,是需要何等的道德勇氣。高牧師還曾經證道說:「同擔苦難,共享榮耀」。他不但是一個天使,甚至可說是一個聖徒。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能給痛苦中的台灣人一個啟示。

< 資料來源:《民報》【專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