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偽造

 

有很多朋友對 2014年和2019年的柯文哲是否為同一個人有很多的懷疑,拿 2014 年他的話來質疑現在的他,往往就會變成所謂的柯黑,真的十分荒謬,但又現實存在。

這是人格齊一性的哲學問題,人格齊一性的問題,時間上一直是同一個人的人格到底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困擾了非常多的哲學家。「特修斯之船」是最古老的例子,就是有一艘叫做特修斯的船,它從希臘出發,繞行地中海一圈,在途中遇到暴風雨,弄壞了船帆,於是船長把船帆給換掉,在途中遇到各式各樣的困難,於是這個零件也換那個零件也換,全部換光光,原來所有的零件材料全部通通都換掉,這艘船回到希臘以後,還是「特修斯」嗎?

亞里士多德認為要決定這艘船是不是還是原來的特修斯號,由四個條件來加以決定,這就是有名的「四因說」,材料、形式、動力和目的。他認為這艘船除了材料以外其他都還是一樣,所以還是「特休斯」。

現在這個問題因為深度偽造變得更加複雜,由於資訊科技的進步,人工智慧的發展,影片視訊越來越容易變造。所謂的深度偽造是基於人類身份的核心:聲音和外觀的齊一。「深度」偽造來自人工智慧的「深度」學習。

藉由人工智慧操作的視訊,可以向人們展示他們從未經歷過的事情,由電腦産生的面部特徵疊加在實際鏡頭上,產生的視頻幾乎與真實的鏡頭拍攝的影片無法區分。

因為深度偽造技術目前正在變得更加廣泛,這將越來越多地出現具有欺騙意圖的視頻。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看到某島國的總統突然出現在鏡頭前宣布戰爭或投降,而背後其實是深度偽造。

深度偽造攻擊我們身份的核心所在:語音和身體之間不可分割的聯繫。 它們凌駕於媒體之上,這是人類互動的必要先決條件,即一個人表達的內容實際上來自於他。換句話說,聲音和影像是個人而不是媒介。

有了深度僞造之後,人類會開始有一種不確定性,我們可能會遇到一個 2014 和 2019 時序交錯的柯文哲,我們同時面對一個熟悉又陌生的人,然後在民主國家中,人民要在這種錯亂之下去決定未來。

深度偽造對我們來說是可怕的,因為熟悉的外表和聲音的齊一性變得有問題。這種問題當在有懷疑或衝突之中,我們將無法判斷,這是同一個人,他有不同的革命想法,或是深度僞造,這樣神經錯亂、難以捉摸的情況,正在未來等待著我們。

真人說假話,還是假人說真話?
革命性的改變,還是深度偽造?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