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沒有贏家的罷工


長榮空服員罷工落幕 開放領三寶 (來源 中央社)

 

歷時十七天的長榮空服員罷工事件,終於在7月6日劃下休止符。

以一個旁觀者而言,看到的是:這是一次沒有贏家的罷工!發動罷工的工會、投身罷工行列的長榮空服員、長榮航空資方、旅行社及消費者、勞動部,沒有贏家與輸家之分,只有大輸、小輸之分!

對勞動部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慣老闆不對,慣員工當然也不對。當年一場一例一休下來,勞方、資方、官方、社會大眾都傷痕累累,誰也沒撈到好處,到今天,整個社會都還沒能停止付出成本。很不幸的,這次的長榮空服員罷工事件,勞動部未能防範在先,罷工期間沒有太多可以揮灑的施力點,如果也無法善後,端出亡羊補牢的方法與對策,那日後勞資互打造成雙輸、三輸、四輸…的社會事件只怕會一再重演!

對長榮航空資方(含長榮航空眾股東)而言,短期營收減少、賠償旅行社與旅客損失事小;勞資雙方今後如何盡釋前嫌、找出雙方都可接受的平衡點,如何重塑公司形象、重獲消費者信賴,事大!

對無辜的消費旅客而言,由於空服員罷工事出突然,被打亂的既定行程不是被逼大幅修改,就是眼睜睜被迫取消了事,真是情何以堪?損失,豈是長榮預定的區區數百美元就可以構成對價補償關係?

對參與罷工的空服員而言,爭取到每年三、四萬的飛勤獎金,卻可能失去每年四個月十多萬的年終獎金,「反威權、爭尊嚴」其外、爭權益待遇其中的罷工空服員們,真的有求仁得仁的成就感嗎?

還有,罷工空服員們難道不用自我省思:如果被資方剝削是不合理的,那綁架消費者(旅客)做為向資方討價還價的肉票,合理性又在那裡?懂得為自己爭權益,卻完全置購票旅客權益於不顧,罷工訴求再有多麼心酸,如何獲得社會大眾的認同支持?自己挺身而出對抗公司的「霸凌」,卻又對半途退出罷工行列的空服員發出「霸凌」的訊息,心中的那把尺,是怎樣的一把尺?

對啟動罷工的工會而言,最怕誤判形勢,把好棋下壞了。挑暑假旅遊熱門時段起跑的當下罷工,時機,是好的,氣勢,是震撼的。但是,說罷工就罷工,沒有預告,讓勞資雙方的紛爭延燒到無辜旅客身上,就犯了引發社會眾怒的大忌,也埋下罷工失敗收場的誘因。

再者,罷工進入持久戰後,聲勢不是一天比一天浩大,空服員不是一日比一日踴躍投入,凡此,在在預告工會的疲憊棄械只是來早與來遲的問題。尤其是,確定終止罷工後,南崁罷工棚在第一天(7月7日)既然可以發還「三寶」(護照、台胞證、員工證)八百多份,那罷工期間傳出欲索回三寶的空服員竟被技術性地百般刁難,更讓這次的罷工事件出現旅客被空服員綁架、空服員被工會綁架的荒唐情形!

最後,痛定思痛到目前沒有贏家的長榮空服員罷工,如果能逼出「罷工預告期」的誕生,好歹也算功德一件!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

< 資料來源:台灣英文新聞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