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政治做為一種副業

 

我們常常對很多從事政治人士的失望,往往這些人一開始有很好的社會道德形象,抱持韋柏的信念「以政治作為一種志業」,具備熱情、責任感、和判斷力,想為這個國家社會做一番偉大的事情,但是卻因為很多選擇蒙上陰影,甚至快速墮落。

東方的社會神格化政治人物的情況非常普遍,即使政治立場180度的各種團體,都會有同樣的狀況。掌握政治權力的前後考驗是非常的不同,初期需要快速累積群眾的支持,拋開政治上的同志,不管各種信念其實主要的目的是要讓自己拿到分配權力的權杖。

等到拿到政治權力之後,鞏固權力,防止同樣理念的同志取代自己,這是進階到另外一種層次的考驗,在這個階段,敵人其實才是同志,同志才是敵人。最後得到所有權力於一身,努力延續自己擁有權力的時間,完全掌控任何資源的分配,其實就是成為獨裁者,古巴的卡斯楚和土耳其的阿爾多安等等都有類似的政治生涯成長軌跡,講的好像很複雜,其實就是太陽花的那一句話,「長大以後千萬不要成為我們小時候討厭的那一種人」。這句話實在有夠天真,完全不了解政治邪惡的本質,充滿刺激誘惑的賭徒人生。

即使像陳定南這樣的人生,先經商賺到足夠的錢不需要以政治做一種職業來討生活,到了年老力衰的時候,也無法能夠有足夠的判斷力來知道自己的界線。

這是人性避免不了的發展歷程,幾百萬、幾千萬的錢、甚至幾億在你的手中毫無監督隨便你怎麼用,有多少人能夠抗拒這樣的誘惑。更變態版本是我可以隨時殺掉任何一個人,我會殺掉賴正鎰嗎?我會殺掉多少人?我會殺掉多少讓我不爽的人?

正常台灣的政治人物不許有人性的生活,沒有休息渡假,要有超高的私德,民眾投射神一般的要求和期待,真的不是一個好的職業。我認為政治是一個好的職業唯一的例子可能就是韓國瑜,這樣的人不是靠自己起來,是因所謂明朝流寇的風潮被拋上來,是不滿所形成的宗教塑造的救世主,支持者有深厚的不滿甚至到了仇恨的思想,人到這樣的時候,看待教主的眼神會有不同的需求。

林飛帆本來是學生,以政治作為一種副業,宣揚理念、爭求支持、尚未得到權力,現在他去當民進黨的副秘書長,算起來是開始以政治做為一種職業了,這時候才要面對真正的考驗。

我天真地在想,如果有很多很多人都可以沒事找事,號罷修營像每次馬拉松的賽事一樣人潮洶湧地以政治作為一種副業,或許才能改善現在這種以政治作為一種職業地獄般的職場環境吧。

所有真正的政治理論都會預言人走向邪惡!
~卡爾.施密特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