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楊緒東醫師

常言道,宗教信仰可以撫慰人心,這是就信仰者本身而言。但是宗教信仰的儀式,以及信仰的集體作用,則必然產生社會學上的意義,此時,可能就有正、負兩面的作用與影響。台灣人的宗教信仰,以來自中國的民間多神信仰為最大宗。這種信仰,除了在儀式上廣燒紙錢,會浪費資源、污染空氣破壞環境、危害國民健康之外,還有一個副作用,那就是透過宗教信仰,在政治上混亂了國家認同,常被無神論的中共利用來統戰。對於這種現象,我經年提出反省,呼籲在儀式上要進行改革。然而,近百年前的台灣文化協會志士蔣渭水、林秋梧們,早就對此大聲疾呼了,至今仍喚不醒民心,遑論我人微言輕,更起不了作用,只是招來宮廟人士的辱罵。

等到我認識大地文教基金會的楊緒東醫師,來到他手創的「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以下簡稱台灣聖山)之後,我才恍然大悟,我過去的呼籲多只知「破」而不知「立」。而楊醫師提倡「台灣神」的觀念,在基本上確定了傳統民間信仰的相同性質,而能建立新的信仰。台灣傳統的民間信仰,如關公、媽祖、王爺、開漳聖王、清水祖師、保生大帝…的信仰,都是「人而神」的信仰。所謂「人而神」,也就是生前是人,死後被奉為神。

圖片來源:李筱峰 臉書

那麼台灣有那麼多為台灣奮鬥、犧牲、受難的人,當然更應該受我們台灣人景仰膜拜,一樣可以是「人而神」的典範。所以楊醫師開闢園地,將二二八受難者、白色恐怖下的受難者、為台灣的獨立自主、民主、自由、人權、公義、平等…奮鬥犧牲的人士,都在「台灣聖山」一一立碑紀念。如果是傳統民間信仰者,無妨敬拜我們諸「台灣神」,因為諸「台灣神」並不遜色於媽祖、關公,也不用擔心海峽另邊有心人進行跨海統戰;如果是基督徒、回教徒,或是無宗教信仰習慣的人,來到「台灣聖山」,可以自行不帶任何神秘主義色彩,僅以虔敬之心,追思台灣前輩。

可貴的是,楊醫師毫無族群偏見,所以他所推崇的「台灣神」也包括來自中國的雷震、傅正、廖中山…。

楊醫師的「台灣神」信仰,就是奠立在公義、民主、自由以及對台灣的大愛之上。所以他在「台灣聖山」上的「台灣英雄殿」,寫下這副對聯:

民主烈士在此坐鎮 大愛精神參贊化育

而且,基於環保,聖山上沒有空氣污染的冥紙、金紙的紙灰飛揚,只有莊嚴卻又溫馨的氣氛。

我上過「台灣聖山」三次,與楊醫師有數面之緣,深切體會他用心良苦,立意深遠。讓我更感動的是,從傳統的宗教習慣看,他可說是創始一個宗派的「教主」,但是他不製造「教主」的威權氛圍,他平易近人,和藹可親。他所帶領的「大地文教基金會」志工團隊,都親如一家人,我每次去聖山,都有回家的親切感。

圖片來源:李筱峰 臉書

記得去年六月九日,楊醫師特地為「台灣革命僧林秋梧」(證峰法師)舉辦追思立碑儀式,楊醫師邀請我這個研究者兼家屬(林秋梧是我的舅公)出席。揭碑活動結束後的餘興節目上,楊醫師還上台與大地的夥伴同修一起熱舞。我要特別一提的,楊醫師還牽起「贊史」的手大跳恰恰!

「贊史」是誰?「贊史」就是楊醫師生前特別為我取的道號。這個道號,深得我心!楊醫師能與我「贊史」共舞恰恰,足見他不是死守教條的,也沒有權威架子。而他將證峰法師林秋梧立碑入祀,因為他肯定林秋梧的「體解如來無畏法,願同弱少鬥強權」的精神,而這個精神,不也正是楊醫師的寫照嗎?

而今,要和楊醫師共舞的機會已經不再了!我永遠懷念他!

原文出自 李筱峰 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 資料來源:《芋傳媒》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筱峰

李筱峰
1952 年生於台南縣麻豆鎮。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曾任《八十年代》雜誌執行主編,報社記者、編輯、主筆;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授。現任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