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返校》遇上韓國瑜


論者表示,對於《返校》的抗拒,讓人憂心,因為人權的價值無關黨派,人類免於恐懼的自由,不該因不同政治立場而有所差異。示意圖。資料照片/雄影提供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返校》這部電影上映後,激起很大的迴響,然而卻引發「韓粉」的抵制,認為該片是政治操作。加上高雄的首映會,也不見市長。文化局長到場支持打氣,顯而易見,《返校》這部電影,已經被視為對「中國國民黨」具有殺傷力的電影。
 
為了總統選舉,單純的電影藝術被染上政治色彩,不僅讓人嘆息,更加深了國人對傳統黨國將藝術都視是為政治服務的心態感到可恥。
 
1989年侯孝賢導演的《悲情城市》,恰好台灣剛解嚴,才得以順利上映。這部電影讓許多台灣人認識了二二八事件,這是許多老一輩台灣人經歷過的傷痛,卻因國民黨政府的專制,不敢討論不敢碰觸,怕因而遭受政治迫害。當時沒有總統選舉,所以沒有引發所謂的「政治操作」之說。
 
1993年在美國上映的《辛德勒的名單》,探討二戰時期,德國納粹對波蘭裔猶太人迫害的歷程。由於故事發人深省,製作過程用心費時,榮獲七項奧斯卡金像獎。該片在世界上映,讓全球人類,再度認真思考,如何避免戰爭的悲慘,讓世界不被少數種族自我中心所影響,全球各族裔,都能和平相處。
 
偉大的民族,除了願意真誠面對以往的歷史錯誤,更應該有走出悲情傷痛的能力。歷史的傷痛,有可能重演,所以需要靠著文化上的傳承,特別是藝術的演出,靠著柔性的反省思考方式,不斷地提醒大家要珍惜幸福的生活。
 
不想面對,刻意去逃避,都是另一種形式的悲劇的延續。因為只有真誠面對,認識事實真相,才能深切的檢討與悔悟。藝術特別是電影,像台灣的「悲情城市」,美國的《辛德勒的名單》,都是在帶領人類,再一次勇敢面對以前的錯誤,了解原因,避免重蹈覆轍。
 
《返校》這部探討白色恐怖歷史的電影,當然也是基於這樣的發心,藝術無國界,激發人類深層的熱愛和平追求幸福的決心。看到韓國瑜帶領的高雄市政府,對於《返校》的抗拒,讓人憂心,因為人權的價值無關黨派,人類免於恐懼的自由,不該因不同政治立場而有所差異。

< 資料來源:《蘋果新聞網》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