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北法案」到「美台建交」的距離

 

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應該發揮領頭羊的引導作用。經由「美台建交」,產生的風行草偃示範效果,帶動其他友好國家跟進,或可因此重建和平穩定的國際新秩序。(圖為美國國會山莊)/維基公有領域

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應該發揮領頭羊的引導作用。經由「美台建交」,產生的風行草偃示範效果,帶動其他友好國家跟進,或可因此重建和平穩定的國際新秩序。(圖為美國國會山莊)/維基公有領域

美國聯邦參議院近日一致同意通過「台北法案 」,要求行政部門採取積極行動支持台灣強化與印太地區及全球各國的正式外交關係與非正式夥伴關係,以行動支持台灣國際參與。另外,眾議院版本的「台北法案」也正緊鑼密鼓地審議當中,相信不日也會順利通過。透過參眾兩院協商最後共同版本,再經參眾兩院各自通過後,即可送白宮由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後生效成為法律。

「台北法案」的基本精神,係希望美國行政部門在支持台灣強化與印太地區及全球各國的正式外交關係與非正式夥伴關係方面,能有積極的行動與作為。這個法案的精神和美國的一中政策及台海須維持現狀的態度,事實上並無扞挌之處。

美國「一中政策」vs中國「一中原則」

世人皆知中共以一中原則,要求與其建交的國家,接受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之主張,美國只是表示認知,並未承認。美國反過來是以一中政策表達她的立場,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合法政府,但台灣並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一個是一中原則,一個是一中政策,都含有「一中」,但其內容是美中各自表述。這可說是國際間外交遊戲模糊理論的代表作吧!

目前和中共建交的國家,幾乎囊括了聯合國絕大多數的成員國,而台灣的邦交國只剩十五個。中共的陽謀很清楚,它是用其邦交國為其一中原則背書,主張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中共若用武力強行併吞台灣,將純屬內政問題,他國無權干涉。這是台灣人民需要嚴肅警惕的。

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和最近有關美中關係的演講,一再稱讚台灣是民主的燈塔,也是華人世界的典範。這些讚美之詞,固然會讓台灣人民深受鼓舞,但美國川普政府也該知道,台灣的政經發展雖被譽為自由民主國家的楷模,但台灣仍時刻存在著來自中共威脅併吞的心頭大患。

近期美國有民眾向白宮請願網站提出「美國正式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的連署。德國也有民眾向國會請願,呼籲德國與台灣建交。澳洲的民眾同樣也有類似的請願活動,敦促澳洲政府和台灣建交。

川普政府應推動與台灣建交

正如發起向澳洲國會請願的澳洲73歲退休律師達菲(Gavan James Duffy)所說的,有些國家會想和台灣建交,但是不想當第一個;一般認為美國是台灣最堅實的盟友,美國應該帶頭這樣做。這真的說出了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心裏話。

當「台北法案」即將正式成為美國的法律,美國人民強力支持台灣強化與印太地區及全球各國的正式外交關係與非正式夥伴關係的心意,台灣人民是感受到了。然而台灣對國家處境的心頭大患,似未因此稍減。美國既然有心欲透過「台北法案」的制定,幫助台灣擴大與穩定外交關係,川普政府何不以身作則進一步和台灣建交,以鞏固台灣的國家法理地位,以免台灣這個民主燈塔,受到其敵對惡鄰的併吞威脅與摧毀。

吾人相信美國若能從「台北法案」,進而走向「美台建交」,對保障台灣安全,以及維護印太地區的和平,一定會有立桿見影的效果。從「台北法案」到「美台建交」的距離,如果美國對中共威脅國際秩序繼續採取容忍與綏靖政策,可以是十分遙遠;要是美國對中共威脅印太和平勇於反制,也可以只是咫尺之隔;一切就在川普政府的一念之間而已。

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似該發揮領頭羊的引導作用。相信經由「美台建交」,領袖風行草偃的示範效果,其他友好國家必有樣學樣,群起仿效,或許可因此重建和平穩定的國際新秩序。這不僅是川普政府需要加油,台灣人更應努力。

< 資料來源:《民報》【專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何華國

何華國
台灣嘉義人,曾任中小學教師,歷任大學特殊教育學教授、系主任、學務長、團書館館長、人文學院院長。曾留學美國,並曾在澳大利亞訪問研究。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