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粉絲當奴才

 

台灣尾和台灣頭分別出兩個政治怪胎,一個富豪假庶民,一個工於政治算計的假素人;一個學希特勒,一個學毛澤東,享受民主反民主,把韓粉柯粉當奴才,政治選擇聽他們指揮;兩人都患民主DNA短缺症。

民主政治基本要件是人民誠實,選舉公平自由。台灣曾為日本殖民地、受外來列寧政黨高壓統治,歷經前人不惜喪命、坐黑牢、入黑名單的抗爭,總算建立民主體制,人民當家作主,享有自由選擇政府的權利。 

兩個怪胎拜民主體制之賜,靠選舉出任公職,但卻喧賓奪主,以獨裁心態,把選民踩在腳下,叫他們聽命,指揮他們說謊、造假,叫他們把民主鬥臭。怪胎存心摧毀民主體制最重要的誠實與自由選擇權。素人沒有中心思想,自成變色蟲,紅綠藍混雜,自己混紅卻怪民進黨替他抹紅,揚言別逼他「下令」柯粉拒投小英。一副獨裁者嘴臉,把柯粉當一批不知珍惜民主價值的愚民,只知聽從變色蟲的狂言。

庶人學養不堪,顛覆外來國民黨粉飾的「高級」形象;富而裝窮,顛覆誠實的民主政治基礎。他不但自己造假騙人,還公然「下令」韓粉隨他的指揮棒說謊造假,讓民主成亂局,激起選民反民主。

白主席的特別「民調」讓他出線,郭董與公道伯都指控國民黨民調不公,他佔便宜自無怨言;現在民調慘輸,便指控民調造假,把韓粉當奴才,叫他們「拒絕作答」,或回答「唯一支持蔡英文」,企圖顛覆民調機制,讓他混水摸魚。

除非韓粉一樣缺少民主DNA,自甘失去自主的權利,否則他的鴕鳥策略不能得逞,民調也不致完全失準。如果他有自信,不相信民調,他可以下令國民黨和自己競選總部不做民調,這才是他掩耳盜鈴的權利。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