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還在逃避自由嗎?

當維吾爾族集體被關入集中營,香港正為自由抗爭,擁有選票的台灣人還要逃避自由嗎?示意圖。路透

 

李筱峰/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2018年3月中國習近平修憲成終身職,我當時發表「習帝制要和台灣分道揚鑣?」一文,我說「台灣人不敢和中國『統一』,主因在我們不想當專制國家之民,不想遭『習禁評』。而今這個專制國家更要走上個人獨裁之路,民主化遙遙無期,擺明要和我們台灣獨立之路更加分道揚鑣。」今天重看拙文未免高估台灣人的水準了。拙文發表8個月後,台灣人在「九合一」地方選舉中讓本土政黨慘敗,讓藍營的中國黨在各縣市大勝。那樣的選舉結果,習皇想必龍心大悅,他大可如此解讀:「我們所中意的政黨受到台灣人的肯定,台灣人哪有要和我們分道揚鑣?」

當然一般選民的投票動機並非要選「中共屬意的中國黨」,而是有其民生層面的考量,特別是對一例一休、年金改革政策的不滿。在正常的民主國家,人民投票以個人生活為考量本來很正常,然而台灣與一般民主國家迥異之處,在於正常的民主國家各政黨的國家認同都一致,但台灣藍綠政黨卻完全不同。綠營認同的國家是台灣,藍營則主張「一個中國」。因此藍營政黨勢必受對岸中國政權的青睞。中國要「統一」台灣,當然就寄望在藍營的勝選。所以台灣選舉的意涵,還蘊含著台灣國家定位的選擇,與民主自由能否確保。

令人耽憂的是,台灣人的民主文化根基尚淺,自由人權的價值未能普遍「內化」到每個人格。試想,台灣連首富的企業主都會說出民主社會不可能講出的話──「民主不能當飯吃」,遑論庶民能體會民主自由的價值。

台灣人只顧眼前小利而不識國家,古已有例。猶記1884年清法戰爭,法軍攻我基隆、澎湖,竟有許多台灣人冒著政府禁令(不得與法軍交易,違者處斬),和法軍做起生意來,讓法軍瞠目咋舌!貪利貪到敵我不分!

台灣人愛財好利,和中國人一樣,是明講的,祭拜神明祈求「發大財」「招財進寶」,過年也要「恭喜發財」。看看西方人過聖誕和新年是說「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從來沒聽說「I wish you a lot of money」。

台灣人愛財如命的民性,怪不得出身法西斯政權,去過北京學會幾招毛式話術的政客,憑幾句「人出去,貨進來,高雄發大財」,就可以選上市長;也怪不得台灣的部分宮廟可以被無神論的中共收買,不顧民主自由、台灣前途也就罷了,還不顧關公、媽祖、玄天上帝的顏面?更怪不得選舉一到,竟然賭盤猖獗,簽賭狂熱,地下匯款滾滾入台。除了台灣,全世界沒有一個民主國家會利用選舉賭錢;賄選亦然,也沒有民主國家像台灣可以買票買得通。

為了眼前小利,可以出賣自由;為了少領一點年金,可以翻掉本土政權,寧與外人。告訴他們「今日香港,今日新疆,就是明日台灣」他們說不關我事。這是在逃避自由!

除了上述只在乎「生物邏輯層」的選民之外,另外還有一種選民,是長期浸漬黨國教育的「炎黃子孫」「中華兒女」,他們不追求個人(individual)的覺醒與民主自由,這套「中華民族主義」迷思,正是當前國共合流的根基,因此他們非中國黨莫選,民族主義成為安全的避風港。我想起約80年前心理學家佛洛姆(Erich Fromm)指出,人民在徬徨無助時往往會「逃避自由」,把自由人權出讓給為他們畫餅充飢的獨裁者或政黨。1933年德國國會下院(除社會黨議員)一致贊成給予希特勒以獨裁之權。希特勒的納粹政權是經過威瑪共和的民主程序產生的,但是希特勒與納粹黨卻毀滅了威瑪共和。這齣戲碼會在台灣重演嗎?

當維吾爾族集體被關入集中營,香港正為自由抗爭,擁有選票的台灣人還要逃避自由嗎?

<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筱峰

李筱峰
1952 年生於台南縣麻豆鎮。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曾任《八十年代》雜誌執行主編,報社記者、編輯、主筆;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