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基維利會讚許韓國瑜嗎?

 

台灣當前政治問題當中有一個難題是,壞的榜樣得到好人的熱情支持,韓國瑜得到 552 萬的選票,這些選民有很多專業人士,包括知識份子、老師、醫生、公務人員等等,很少人會認為這些選民平均的人生哲學、工作態度、道德良知和知識水準低於韓國瑜,許多類似「希望您的小孩像韓國瑜一樣」的嘲弄情況,在台灣總統大選的歷史上前所未聞,但偏偏他就是可以拿到這麼多的選票。

基督教中的七宗罪包括指傲慢、貪婪、色慾、嫉妒、暴食、憤怒及怠惰。他的身上都可以找到不少的例子,不少道德良好的家庭不可能讓女兒和這樣的人單獨相處,更不用說嫁給這樣的人,不希望有這樣的女婿。正常的公司老闆不會聘用這樣子的員工,不希望有這樣子的部屬,但是他們卻不介意把這個國家交到他手裡。

這背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有這麼奇特的現象?我們對於政治領導人的要求,與我們日常生活的經驗嚴重的脫節,在朋友或同事當中,我們所欣賞的那些特質,不能作為判斷政治領導人的選擇上面的指標,甚至反其道而行。

許多人認為美國這個民主的國家,是自然而然從天而降,事實並不然,美國一開始成立的時候,也曾經想要建立像柏拉圖那樣所謂哲學家皇帝的國度,民主是最後不斷鬥爭以後,所得到妥協的結果。

柏拉圖認為國家應該由哲學家來監督,堅持認為完美的統治者是要有完全德行,他必須遵守嚴格的道德準則,體現正義,慷慨和憐憫。

但是馬雅維利打破了道德規範的傳統,對於馬基雅維利而言,一個好的統治者,必須經常表現得像個壞人,而馬基雅維利的中心主張就是,傳統上良好的性格會對政治領袖不利,瑪基維利主義者必須「學習如何為惡」,有效地利用欺騙,殘忍和自私來維持自己的權力。統治者能夠讓被統治者又愛又怕是最好的選擇,如果在愛和怕之間選擇一樣,怕才是最佳的方法。

在民主的時代,一般人沒有像哲學家一樣「號飽修營」去深刻思考這麼多的問題,什麼年金改革、同性婚姻、空氣污染、綠能發電、經濟發展、解散統促黨等等,非常困難而複雜,往往不是三言兩語、一時半刻就能夠瞭解清楚。

交什麼朋友、選擇女婿、員工,找什麼樣的老公、老婆,進什麼公司、追隨什麼老闆,對自己一個人的影響相當重大,但是投票看起來就沒有那麼立即可怕的結果,而且是由全部所有的人共同承擔。因此對於選擇上的恐懼,就沒有感到這麼謹慎,反正只要不爽任何一項就自然而然會投給韓國瑜,這就是民主的困境,也是柏拉圖覺得要哲學家治國的主要原因。

馬基維利會讃許韓國瑜嗎?我覺得會!

那麼對柯文哲或黃國昌,會嗎?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